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18

前文: 0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1 0  1 1  1 2 1 3  1 4 

1 5  1 6   1 7

正文:

隔了一天的晚上,菊丸突然收到了乾的简讯,让他到医务室会合,说有事要商量,还特意嘱咐了他别让大石察觉。

收到简讯时菊丸恰好在宿舍,大石也在。而最糟糕的是,凤和宍户两个人都不在。菊丸心虚地抱着手机探头看了看正端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大石,觉得十分为难,不知如何才能做到“别让大石察觉”。

要说乾也是难得失策。若他不特意嘱咐菊丸这一句,也就好了,没有什么心机的菊丸坦荡荡地告诉大石“有事要去找乾一趟”,大石难道还能想到乾找菊丸过去是为了共商什么造反的大计吗?

他这么一说,让本来就抱着“欺瞒了同伴”心思的菊丸更是慌张和愧疚,平白多了很多纠结。

菊丸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理由,又把想到的理由在嘴里反复叨叨了几遍,理顺了语序,才开口叫道:“喂……喂,大石!”

正专心看书的大石被他惊了一跳,惊愕地回过头来,却还是给了他一个温和的微笑:“怎么了?英二,吓我一跳。”

“我……”菊丸惊慌不安,逃避了他的视线,捧起了一直放在他床边的仙人掌盆栽道,“乾说要给不二寄东西,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寄,所以我要去找他一趟。”

大石迟疑地打量了一下他手里的盆栽,道:“不是说这盆长得不好,所以不送了吗?”

“大概……大概是我自己养不好吧,”菊丸低头,仿佛专注地看着它,“如果交给不二,说不定就能养得好了。”

菊丸总是会给不二寄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好像这样做,才能让不二知道他们没把他给忘了似的。

“哦,这么说也有道理啊!”大石毫无疑义地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了早已包好的药包一并递给了菊丸,“刚好,也帮我把这个寄给不二吧!”

菊丸看着包装得十分精细的药包,一时怔忪。

还在U17时,不二的战斗力是可以跻身第一梯队的。同届之中,数完四位队长恐怕就要数到他。只是,比起其他与他能力相当的同伴,不二纤瘦的体型总是不占优势,尤其是他们日常都要面临着繁重的训练任务,还要负荷重型武器。虽然不二凭借他无人可敌的敏锐与巧思,擅长借力,总是化雷霆万钧为清风细雨,但日久天长的训练还是给他的手腕带来了一定的负担,积劳成疾,大石便总会给他开外敷的药调理。

即使后来不二进了变种人监狱,他的药也没断过,总是隔一段时间便要寄一次。

最初时,菊丸还不能接受那样自由洒脱、光风霁月的不二就要这样被关在那个不见天日的监狱里过一生,因此看到大石准备药,就赌气地把它们扔得七零八落,道:“反正不二也再也不用拿枪了!要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用?!”

大石便边把药捡起来,边好脾气地朝他解释:“听说变种人监狱建在地下,想必免不了潮湿阴冷,要是不用药,不二的手腕或许会疼痛难忍。无论他需不需要,总要想得周全,都给他备上。”

大石是这样一个事事周全的人,且对待朋友总是十二万分的真心。

菊丸抱着花盆和药包,站在他身后呆愣愣不知所以然。

大石再次疑惑地回头:“怎么了,英二?”

“没事。”仿佛有什么又酸又涩的东西梗在喉头,向来心思单纯不作伪的菊丸头一次有了如此复杂的心绪,忙转身就走。

走出了门外,他却突然若有所觉,又重新打开了门,探了头进去,叫道:“大石?”

“?”大石又一次莫名其妙却十分好脾气地回头。

“再见。”菊丸将自己挡在门板后,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大石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只是温和而包容地笑:“再见,英二。”

 

待菊丸到了医务室的小房子时,其余人都已经到了。

其余人——其实也就是迹部、幸村、仁王、切原与乾这几人,再加上尚且躺在里面那房间的柳。

菊丸抱着手中的东西,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他其实对幸村和迹部两个人都有一点怕怕的。这倒不是因为和他们不熟——虽然他们也的确不太熟——即使是和他很熟的手冢,他也有点怕怕的,具体就表现为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实在要论的话,大概就相当于幸村和迹部是两只大妖怪,有着强大的能力和目空一切的勇气,敢于为自己与同类打抱不平。而他自己是一只小妖怪,只想幸福无忧地安闲度日。

可惜他生而不为人,尽管人间很美好,但是藏起尾巴装成人的生活实在不能称作“幸福无忧”。

菊丸看了看坐在中间的乾,再看看另外的仁王和切原,决定像他们一样随心选一个地方呆着。

 

见菊丸坐下,幸村朝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带着浓重安抚意味的笑容,果然看到菊丸脸上的不安去掉了一大半。

只是安抚得了别人,却安抚不了自己,他的内心仍是大半的荒芜与冰凉。

他不禁自问:“我做的真的是一件对的事吗?我到底是为了同伴,还是为了我自己?若我为了一己私欲,却将这些信任我的同伴都拉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又当如何呢?”

然而面上却依然坚定而淡然,仿佛对此役抱有莫大的信心,平和地宣布道:“之前和大家说的事,我和迹部商量过后,决定今晚就行动。”

此话一出,可以说是满座皆惊。菊丸难以置信,惊愕地不知所措,以为是乾忘了告知他。然而他看向乾,却在他脸上看到了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惊讶表情。他又看向仁王和切原,发现他们同样是一头雾水。不知怎么的,他竟觉得内心稍安。

仁王迅速扫过其他几人的表情,得出了比菊丸更为准确的结论:这的确是迹部与幸村两人的决定,其他任何人都是第一次听说。

“今晚?”乾的惊讶一闪而过,又恢复了他稳如泰山、不动声色的表情,只扶了扶眼镜,道,“是否有点过于仓促?”

迹部依然一副大爷的表情,无可无不可地支在沙发靠背上转着他手中的手机。

幸村道:“在这个基地,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有心人,要想成事,唯有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在他们查到我们的计划之前就先动手,才是最好的计划。”

乾沉思片刻,没有再反驳,而是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幸村站了起来,抱着手臂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其他人目光都追随着他,只听他道:“我一会儿突然异能觉醒,在基地里大开杀戒,上层会派真田来拿我。到时候基地一片大乱,‘迹部’必然被留下来坐阵,由于他近期异动太多,且常常与我有密谋之嫌,因此基地还会留下白石与他互相牵制。待给我戴上约束环后,就能知道莲二和乾研究出来的这个解码器到底有没有用。若是有用,乾和菊丸便借此混乱将柳带出基地,藏身在我们安排好的地方,并策应其他人,我到监狱将他们救出来。若是没用……也只折损我一个,所有人按兵不动,等待下一次机会。”

所有人像是听了一场异想天开的奇谈。

“你怎么确定是真田来追捕你?”仁王敏锐地提出了他计划中的种种漏洞,“你又把手冢放在哪里?即使你们真的顺利出逃,难道只有我和切原两个人在监狱外接应?留在基地的迹部又如何出逃?”

“不二‘病重’,想要见手冢一面,所以‘事发’时他不在。”幸村耐心地解释道,“其余人中,真田刚正不阿,绝不会因为与我的情谊而对我留情,必然全力以赴。而我,却会因为我们从小一同长大的情谊而有所顾忌,从而被他擒获。切原多半也会因为同样的理由而派来押运我。他虽不如真田坚定,却也通过了异能检测,不会与我同流合污。再说,我也不忍伤他。至于迹部,若留在基地的真的是迹部,或许还要费一番周折。而留下的若是你仁王,想要瞒过众人出逃就十分简单了吧。”

“所以,留在基地分散注意力的‘迹部’是我,而真正的迹部则在暗中接应你们?”仁王又生疑问,“要说制造混乱、大开杀戒,还是迹部的异能比较合适吧?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是变种人,还是杀伤力极大的。你的异能,如何制造混乱?”

“正因为迹部的异能杀伤力极大,又容易制造混乱,才不能让他来。”幸村道,“再怎么说,也是同伴,如何能真的造成伤亡?还是由我来比较合适。要造很精细的梦境艰难,但若要制造混乱又不伤人,对我来说却还是轻而易举的。”

仁王了然,却还是对此计划不敢苟同,“幸村,你这计划一环扣一环,一着行错,满盘皆输。可现实却是瞬息万变,哪有总按照你的想法进行的?就说,手冢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吗?他稳重谨慎,又心志坚定,想调虎离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会的。”幸村淡定自若,“因为关心则乱。”

 


评论(5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