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21

幸村从无知无觉中猛然清醒,仿若被浸入冰冷海水的脑海再次清明起来,眼前仍是一片漆黑的眩晕。他感受到手足的麻木与僵硬,从额角到眉心一阵尖锐的疼痛。

竟然会突然晕倒,这个突发状况是他所没有想到的。方才若不是时机恰当,险些误了大事。这或许是最近过度使用异能的后遗症,但他也不能确定,因为没有人来帮他分析。哪里是度,该怎么做,如何使用会更好。如果莲二在就好了。

想到这里,他大概是下意识地笑了一下,因为下一秒就听到弦一郎的声音响起。

“幸村!”真田冲过来抱着他,在他耳边道,“精市!精市。你感觉怎么样?”

幸村睁开眼睛,又微微眯了起来。他们大概是在一辆装甲车的车厢里,光源恰好在头顶上。他被放置在地上,左右手各自被铐在车壁。真田跪在地上将他抱在怀里,他被迫抵着身后的车厢。

而迹部则高傲地坐在另一侧,脸上是他所熟悉的遇到强敌前不屈、不服输、在想辙的表情,看也没往他们这边看一眼。

大约是已经事到如今了,幸村居然从连日的焦虑与压迫情绪中挣脱出来,内心一片释然和平静。

“弦一郎,你,”幸村有些无奈地笑了出声,“你冷静一点,看着我,然后听我说。”

真田又在他的颈侧埋头片刻,才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然后将两人分开一段距离。

“不是很好吗?”幸村笑道,“只要大家都还活着,就一定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真田是那种长相坚毅、看起来流血不流泪的类型,但其实从小一起长大,幸村没少看到他哭的样子。

不过此时他倒没有哭,最起码是没有流眼泪,眼眶像血一样的红,死死地盯着幸村的脸,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幸村沉默了一会儿,道:“没错。”

真田半晌都没发出声音,控制好了情绪,才问了下一句:“……什么时候。”

幸村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道:“国中的时候吧。”

真田露出惊愕的表情。幸村以为他或许会质问“为什么要隐瞒身份进U17”或是“为什么不早点承认”之类的话。看得出此事对他震动颇大,大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隐瞒了他这么几年。

然而真田问的却是:“那你……为什么要在今天突然暴露?”

隐瞒了这么久,为什么却要选择突然暴露,没想到他关心的竟然是这个。幸村也被问得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真实地笑了起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沿着脸颊流下:“因为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弦一郎。这样活着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真田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有错吗?变种人有错吗?”幸村接着道,原本平缓的语气渐渐染上悲愤与不甘,音调也渐渐不受控制,“那些关在监狱里的同伴,死了的前辈和后辈们,他们有错吗!我们为什么天生要过这样的生活!”

“行了!”一直架着腿一脸漠然的迹部突然出声,眼神扫过上方的监控,嗤笑道,“你现在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

倒像是维序警后备军对异端变种人正常的恶劣态度,但幸村知道不是。他略略回神,没再看真田,问迹部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没多久。”迹部漫不经心地转着手机,“车才从基地开出来。有力气喊还不如省着点儿,等会儿等着你的还多着呢。”

幸村闭上了眼睛,卸了力任由自己靠着车厢,没有再看真田,也没有再跟他说话。车厢重新恢复静默。

然而没过多久,平稳行驶的车突然就停了,车厢里的三人均在第一时间回神,瞬间变成了“保持警惕”的状态。

然后车厢门“哗啦”一声被打开,带着雨和湿润泥土味道的空气一下就灌了进来,一个人动作迅速地登上了车,又反身拉上了门,竟是白石。

车立马又重新启动,白石穿着基地红黑相间的短袖,一手拿着团成一团的外套,另一手缠着众人熟悉的绷带,半边肩膀与铂金色的头发都被雨打湿,一贯挂着温柔神情的脸此时也显得十分严肃。

真田:“白石?你怎么会在这里?”

迹部:“啊嗯?总算是来了。手冢呢?”

幸村:“外面居然下雨了吗?”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白石泄气,连严肃的表情都无法维持,无力地看着幸村道:“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余裕关心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

“哈哈。”幸村努力地挥了挥被手铐吊起来的手,白石会心地抬手与他交握。他道:“都这种时候了,总归以后不论什么事都无关紧要了,聊聊天气不好吗?”

白石叹气,握着他的手沉默了半晌,才似感叹一般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先是不二,又是你。是不是下一个就是我了?”

幸村紧紧地握了一把他的手,才放开他,道:“不会的,没有下一个了,我就是最后的了。”

迹部又问道:“手冢人呢?”

“手冢。”白石又叹气,“我和手冢两个人走到半路接到迹部的通知,我只好先返程,但是不二那边……手冢实在放心不下,所以一切都拜托给他,让他去那边看看。”

真田皱眉:“不二怎么了?你们两个……”

白石拍他的肩膀,却没有再说什么。感觉他今天叹的气或许比过去一年叹得还要多。

“白石,你回基地吧。”迹部道,依然是垂着眼睛谁都没看的表情,“我们都不在,基地那边恐怕不妥。”

“大半夜的,这种级别的事发生一次就够了,还能再出什么乱子?”白石仓促地笑了一下,“我还是和你们一起……把幸村送走再说吧。”

 

PS:所以劫狱是一个各大部长齐聚的场合,谁也没得跑。

更新飘忽,实在对不住大家,凑合看吧。

 

 


评论(2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