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凤宍】问答题

普通的Q&A,假设他们并不知道对方的答案。

Q:最初为什么选择网球?
宍:因为另外两个家伙喜欢。不过话说回来,我小时候游泳也很不错。
凤:啊…机缘巧合吧,只是当作培养爱好来学的,当然也有父母的原因。

Q:喜欢网球吗?
宍:愿意为它竭尽全力。
凤:当然喜欢,它带给了我音乐之余所有的快乐。

Q:为什么在网球方面能坚持到现在?
宍:因为拼搏并取胜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凤:因为网球带给了我很多。

Q:有因为网球而结缘的人吗?
宍:当然,冰帝的所有同伴。慈郎和岳人就不必说了,如果不是因为网球,我大概不会结识和追随迹部吧,(爽朗地笑)毕竟他看起来实在是太高傲了。(语气放缓)当然,还有长太郎,也是一个很好的后辈。
凤:结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人们。

Q:(关于网球)有印象深刻的事吗?
宍: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长太郎都陪我一起练习网球。那段时间也正是我最失意的时候。
凤:和宍户桑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印象深刻。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我在球场上用“重炮发球”发球的时候吧。因为我知道宍户桑在我身边,而我的发球将为我们得分。

Q:(关于网球)有什么感到遗憾的事情吗?
宍:……全国大赛吧,没有能赢到最后,但我们三年级就要引退了……(语气振奋)不过,明年的冰帝还有长太郎啊,明年的冰帝一定能够走到最后的。
凤:感到遗憾的事情……宍户桑的头发,觉得很遗憾。(醒悟过来一样慌忙解释道)当然不是说短发的宍户桑不帅气或是怎么样还是说更喜欢长发的宍户桑还是怎么样,只是觉得……因为那样的原因剪掉了引以为傲的长发,觉得很遗憾……

Q:觉得你的双打搭档怎么样?
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凤: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Q:想对他说什么?
宍:长太郎,谢谢你。没有你我无法重回球场。
凤:……这句话我现在没有办法说出口,抱歉。

Q:除了网球之外有其他钟爱的事物吗?
宍:想了一下,网球大概就是最钟爱了吧。
凤:还有音乐。以后想成为钢琴家。

Q:有喜欢的人了吗?
宍:哈?这算什么问题?触及隐私了吧!不过……(放弃般的)有吧。
凤:有

Q:(你喜欢的那个人)在你身边吗?
宍:啊……在身边吧。
凤:在身边

Q:(那个人)知道你喜欢他吗?
宍:怎么可能让他知道!
凤:不知道

Q:有想过去告白吗?
宍:不会去告白的。他会有很好的人生。
凤:一定会的,但不是现在。

Q:有想过要和现在喜欢的那个人一起过一生吗?
宍:和他一起过一生的人不会是我。
凤:我一定会和他一起渡过一生。

【忍迹/凤宍】听见你的声音【短篇完结】

简介:一发完的小短篇,作为情人节贺文,小景在情人节这天突然具有了听到大家心里话的能力的故事。

正文

情人节的早晨,迹部宅的管家一边如往常般执行着“叫醒景吾少爷”的工作,一边在心里想着待会儿要和厨房确认采购的事宜,还要嘱咐园丁去补种一些新品种的玫瑰。

“玫瑰的话,不用其他品种。”迹部一边享用早餐一边道,“都种成卡罗拉就好了,本少爷喜欢红色的。”

“是,少爷。”管家先生恭敬地应道。大概只是巧合吧,他想道。

 

“唉,又到情人节了。每到情人节少爷的仰慕者们都要寄一大堆的巧克力过来,放哪儿呢,真是个愁人的问题。”迹部宅的女佣一边拎着景吾少爷的包恭敬地跟在他身后,一边想道。

“今天如果收到巧克力的话,都送到福利院去好了,小鬼们都爱吃这个。”迹部状似不经意地提起。

诶?!太神奇了吧!难道少爷能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吗?算了,我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少爷他再怎么帅也是个凡人啊!女佣一边吐槽自己一边恭敬地应道:“是,少爷。”

还真是被你猜对了,迹部面无表情地想道。他今天起床后便发现自己能听到其他人心里在想什么。

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好了,他想,要不然多尴尬啊。

好在自家的佣人们都很尽职尽责,内心只想着工作,真是感到欣慰。

 

但是再怎么淡定,迹部也只是个普通的少年而已。突然有了特殊能力这件事,他也是想要和同伴分享的。但是想来想去,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分享这个秘密。

早上惯例是部活,他走进球场,所有部员自动集合向他行礼。迹部皱了皱眉头,所有人的心声交织在一起,吵闹得让他有些头疼。但是实际来说,大家都安静地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令,让他心头有火又无从说起。

众人的心声,有的声音大,有的声音小。虽然没什么经验,迹部还是大致摸出了规律:愿望越强烈,心声也就越大。

比如说现在,整个球场上最大的两个声音,一个是一年级的小野,在心里大声地喊着他没有吃早餐,现在快要饿疯了。另一个是二年级的凤长太郎,没错,就是正选队员的那一个,正大声地在心里喊着希望宍户能答应他今天晚上放学后和他一起去吃饭——也就是传说中的共进晚餐。

凤的心声不仅声音大,而且反反复复地重复了好多遍,迹部简直要被他逼疯了。

“一二年级到那边的球场去做挥拍练习。”迹部随意地指派道,“正选队员自主练习。没吃早餐的去把早餐吃了,宍户和凤去外面单独练习。”

“咦?迹部桑……”凤惊讶地抬头。

“怎么,你们不是经常一起在外面练习的吗?”迹部抱着手臂站在那里。开口的机会留给你了,他答应还是不答应就不关本大爷什么事了。

宍户也奇怪地看了迹部一眼,不过什么也没说,心里竟然也什么都没想!果然这是个直肠子的人。他拎着球拍道:“走了,长太郎!”

“是,宍户桑!”凤也抱着球拍,大型犬一般跟在宍户走了,一边还在心里反复念叨着“一定要答应啊一定要答应啊”之类的。

迹部再一次抚上额头。他向部活室走去,打算逃掉一次早训。

“小景今天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是身体不舒服吗?”经过忍足身旁时,迹部听到忍足心里这样想道。

他顿了顿脚步,然后道:“喂,忍足,你过来一下。”

“小景叫我,什么事?”忍足心里想,“不会真的是不舒服吧?”

“喂,忍足,我知道这样说很奇怪……”迹部转过转角,靠着墙站在那里。

“这样的开场白?!”忍足在心里喊道,“小景不会是特意选在情人节这天要跟我告白吧!”

“谁要跟你告白啊!”迹部忍无可忍地喊道,“还有,不要叫本大爷‘小景’这么不华丽的称呼!”

说完,两人面面相觑。

“小景,啊,不,迹部,你……”忍足犹豫道。

“对,本大爷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能听到别人心里说话的声音。”迹部一股脑地倾诉出来,“很奇怪吧,本大爷也觉得很奇怪,这个能力真是惹人心烦……”

忍足镇定了一瞬,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喂,忍足,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迹部不耐烦道。

“嗯,我在听,你继续说。”忍足抬头平静地注视他。

“忍足……”迹部审视他,“你封闭了内心?”

“真不愧是迹部啊,这么快就发现了。”忍足苦笑道。

“哼,本大爷对于你心里在想什么根本就不感兴趣。”迹部冷笑,“何必多此一举。”

因为我有不能让你知道的秘密啊,小景。忍足在心里想道。然而现实中,他却仍平板无波地与迹部对视:“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你可以倾诉你的烦恼了。”

 

向忍足倾诉了一番,迹部并没有感到轻松一点,反而更烦躁了。到处都充斥着“心声”,越是安静的地方,比如教室或是图书室,越是嘈杂。迹部索性翘了课,在学生会的办公室呆了一天。

 

下午的部活时间,作为部长总不好不去看一眼。迹部不打算在那里多呆,就穿着正装校服去了球场。

“部长好!”部员们又集体问候道。

“嗯。”迹部应道,然后比早上更快地发布了解散的命令,让大家各自散开。

这一次响彻球场的就只剩下凤长太郎一个人的心声了。一天过去了,他居然还没有向宍户提出请求!就像宍户常说的那样,这个长太郎真是逊毙了。

“宍户,你过来一下。”老这么下去也不行,迹部决定再助凤一臂之力。

宍户不明所以地跑过来,凤很不放心地也跟过来。

“今天是情人节,也是凤的生日,你晚上有空吗?”迹部看着凤,却问着宍户。

凤的表情肉眼可见地慌了起来。

“有空啊。”宍户依然不明所以。

“啊,那就好了。”迹部挑起嘴角笑,“凤想要单独约你吃晚餐,怕你不答应,所以一直不敢说。现在我帮他来问你,你答应今天晚上和他共进晚餐吗?”

“哈?长太郎要请我吃饭?”宍户莫名其妙地看着凤,“这有什么不敢说的,再说,是你生日,应该要我请你吃饭才对吧。就这么订了,我请你吃饭吧。”

“不是普通的请吃饭。”迹部接着道,“大概早就订好了餐厅,想要趁机告白吧。”

迹部桑你是怎么知道的!凤在心里疯狂地喊道。

“怕他又临阵退缩,就先替他说了。”迹部又道,“凤,到了这个程度,不会还不敢说吧。”

“告白?长太郎今天晚上要跟女孩子告白,所以拉我去壮胆吗?”宍户似乎情绪不高,“这种事我来参与不太好吧。”

“不是的!”凤看宍户似乎是误会了,有些慌张。他稳定了一下心神,坚定道:“是我要向宍户桑告白!”

“什么?!”宍户觉得事情各种超出意料。

“虽然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过我对宍户桑很尊敬,所以没有超越前后辈感情的非分之想……”凤犹豫着表达,然后又倏然抬头:“但是喜欢这种事是控制不了的啊!宍户桑,我喜欢你,和作为后辈的我交往吧!”

“你……”宍户一下慌了手脚,“什么情况?”

凤拉着宍户的手腕便将他拉出了球场。

迹部见此情况,打算功成身退。一边一直在旁观的忍足忙丢下球拍追过来。

“迹部!”忍足叫住迹部,三两步赶上来,和他并肩一起向外走。

“小景,我知道你听得到。一直不敢说出口,但是我喜欢你,你知道的吧。”忍足解除了他的内心封闭,在心里默默地想道。

迹部僵了一瞬,遂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继续向前走。

“小景,为什么不回答我?”忍足偏头看他,依旧在心里想道。

本大爷什么都听不见。迹部也在心里想道。是你自己要封闭内心的。

“小景!”忍足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为什么不回答我!”

“你什么也没说啊。”迹部快步向前走,“本大爷什么都没听见!”

“你听到了。你听到我说我喜欢你。”忍足赶上他,“现在你听好了,我喜欢你。”

“本大爷什么都没听见!”迹部捂上耳朵。

“小景,我喜欢你。”忍足挑起嘴角笑道,“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继续说一百遍。”

“好吧,我听见了,你要本大爷回答什么?”迹部妥协道。

“当然是回答说你也喜欢我。”忍足低沉的声音自带深情。

“你也太自信了吧,忍足。”迹部难以置信地回视他,“本大爷为什么要喜欢你?”

“因为你知道我喜欢你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拒绝,而是假装没听见,小景,承认吧,你也喜欢我。”忍足坚定道。

迹部一瞬间脑海空白,不知如何反驳。

“你多虑了,本大爷一点都不喜欢你。”迹部继续向前走。

“你喜欢我的。”忍足拉住他的手腕,认真地注视着他。

迹部看着他深蓝色的眼睛,一时失神,炸毛道:“好啦,本大爷也喜欢你,又怎么样!”

忍足俯下身来蜻蜓点水地一吻:“情人节礼物。”

迹部如遭雷劈,吼道:“谁要你这个情人节礼物啊!”

 

——END——

 

情人节礼物~祝大家情人节快乐,祝长太郎生日快乐,预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