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插播一条关于娃的番外【TF/SY/OA】

写在前面:这篇文眼看就要到结尾处了(当然大概还有几章的长度),今天写了一会儿觉得很不满意,所以决定一鼓作气地把结尾几章一下写出来,以保证连贯性。这样的话,明天很可能更新不了,所以大概后天会更新,然后一下更新到结局。然后大家在最后有什么想看的CP吗?尽量安排出场。

今天先插播一条关于娃的番外,这是很久之前就想写的。然后因为之前在卡文所以更新晚了,非常抱歉!娃的名字都是乱取的,大家凑合着看吧!食用愉快!

 

“光介!”不二穿着柔软的家居服,站在二楼长子的卧室门前敲门,“今天晚上不是景侑的生日宴会吗?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准备的话,可能会迟到的哟。”

不二光介从柔软的床上爬起来,打开了门,笑眯眯道:“爸爸,我这就要出发了,不会迟到的。”

不二打量着眼前的长子,冰蓝色的眼睛微眯着,一头蜜色的发丝乱糟糟的,甚至还穿着睡衣。

“光介看起来像是有什么烦恼的样子呐。”不二走到他的床边坐下,“怎么了?和景侑吵架了吗?”

“和景侑倒是没有吵架。”光介也踌躇着坐在了不二的身边。

“嗯?”不二捏着下巴,“啊,那应该是和弦野吵架了吧。”

幸村弦野是幸村和真田的长子,客观来说,可以算作是光介最好的朋友。这两个孩子日常都是腻在一起的,但是最近几天好像都没有见到弦野来自己家,所以不二估摸着这两个孩子应该是吵架了。

“啊,又被爸爸猜到了。”光介无奈地皱着眉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爸爸。”

“那,愿意谈谈吗?”不二温和地笑道。

“其实我也想不明白弦野为什么会生气。”光介郁闷地道,“一下子就不理人了。”

然后他走到书桌旁边,捧起一件木工模型,展示给不二看:“不过我猜罪魁祸首应该是它。”

这是一件木工的城堡模型,相当精致华丽,不二惊叹道:“哇,太漂亮了,光介,你现在的木工手艺简直比爸爸还要厉害呢!”

不二口中的爸爸指的自然不是他自己,而是家里另外一个擅长木工的爸爸,手冢国光。

“没有啦。”光介温柔地笑道,“其实是父亲大人指导我完成的。这个本来是送给景侑的生日礼物,但是现在有点犹豫要不要送呢。”

“嗯?为什么犹豫呢?”不二道,“这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完成的吧。”

“但是,弦野看到这个礼物很不高兴的样子。”光介捧着模型,“难道是觉得我厚此薄彼吗?可是他生日的时候我也有很用心地准备礼物啊,那本画册,因为偶尔听他提过说想要,所以千辛万苦地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嗯?不二捏着下巴思考,果然是青春期的少年们才会遇到的烦恼啊。

“好啦,就送这个当做礼物。”不二搭着长子的肩,“不是光介自己说不能厚此薄彼的吗,因为弦野不开心就不送景侑礼物了,这不就是在厚此薄彼吗?”

“啊。”光介尴尬地笑了笑,“倒也是呢。”

“赶快换衣服吧,爸爸来替你给这个礼物找一个漂亮的包装盒!”不二体贴地替光介关上了房门。

 

而真田宅现在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幸村悠哉地抱着臂披着外套站在长子的门前,次子真田弦藏戴着他那顶与真田如出一辙的黑帽子,抱着幸村的腿好奇地听着爸爸和哥哥对峙。

“所以说你到底在生谁的气啊?景侑?光介?”幸村好整以暇地逗弄着弦野,“刚才不二特意打电话过来替光介向你道歉了,我说幸村弦野,你也太逊了吧,为了这种事生气。”

一向以冷静又孤傲的形象示人的弦野感觉自己简直要被幸村大魔王给逼疯了,他拉开房门道:“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换衣服而已!”

眼前的弦野果然已经穿戴整齐。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领带上别着精致的领带夹,鸢蓝色微卷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神情是惯常的冷漠而严肃,脸部线条精致得如同雕像。

“咦?说来,这个领带夹也是光介送你的吧。”幸村凑近看,“光介也有送过你很多礼物啊,干嘛因为这个生气。”

弦野偏过头去,片刻后别扭地说:“根本就不一样的,这些都是随便买的礼物而已。”

“哇,如果听到你这么说的话,光介简直要伤心死了。”幸村推着弦野往前走,“与其在这里生气,还不如去说个清楚。我的儿子怎么可以这么不直接。”

 

这起事件中最无辜的迹部景侑此时正站在迹部宅的门前迎接客人。今天是他十六岁的生日,迹部家的少爷,生日派对的排场自然不会小。

他一边有礼地与往来的客人进行应对,一边不着痕迹地张望着另外两个人的身影。

“这两个人竟然一个都还没来,”景侑抬手摸着他的泪痣,“真是够朋友。”

正想着,就看到光介下了车,捧着礼物盒朝自己走过来。而弦野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到了。

光介看着弦野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对景侑道:“生日快乐,景侑。”

弦野的视线从光介手中的礼物盒上转移到了光介的脸上,然后又转移到景侑的脸上。

“不打开看看吗,光介可是花了很长来准备这个礼物的。”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弦野的表情却完全不是那回事。

光介听闻此言,垂下眼帘,没有说什么。

景侑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的不对:“喂,你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不要莫名其妙地牵扯到本大爷身上。”

“啊,抱歉,我先进去了。”光介抱歉地笑着。

弦野一言不发地扯着光介的手腕就往里走。

(然后请想象长着不二脸的不二光介和幸村脸的幸村弦野)

“喂,你再这样我也要生气了。”一贯温和的光介此时声音压低,沉下脸来。

一直走到了花丛掩映的喷泉旁边,弦野才停步。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从来不送我那样的礼物。”弦野面无表情地逼视着光介。

“你这么说才是真的不公平!”光介也真的生气了,“我对每个朋友都是一样的真诚!”

“不许你对别人和对我一样,”弦野握着光介的手腕,“我从来没有把任何人放在和你相同的位置过。”

“没错,你对我比对所有人都无礼!”光介睁开了他冰蓝的眼睛。

“不是,”弦野依然是一脸冷肃,“我比所有人都喜欢你。”

然后在光介讶异的目光中俯身吻了过来。

 

“我回来了。”幸村弦野在玄关处换着鞋子。

“欢迎回来。”小小的弦藏一本正经地坐在一本正经的真田身旁。

“怎么样,是谁先告白的?”幸村笑眯眯地凑了过来。

弦野有些尴尬:“你怎么又知道了。”

“所以果然告白了吗?”幸村过来抱着他的手臂,“没有逊到让光介先告白吧。”

“当然是我告白的。”弦野抽回手。

“亲了吗?”

“喂!”

 

真田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然后冷静地拿出通讯器,飞快地打字发送给手冢:“我儿子向你儿子告白了,还亲了——来自真田。”

手冢拿出通讯器,看了一眼,然后冷静地继续剪他的盆栽。


评论(6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