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平德番外】眷属终成有情人(下)

前文:   中 


几乎一到达前线,就开始了各势力联合对敌的布局。

平等院实现了他的诺言,将德川当做一个可以托付重任的强大战力来对待,证明他先前说出的话并非敷衍。

德川也接受地理所当然,但是周围的人看在眼里却都有些称奇。

入江短暂地就这个问题和德川聊了一下。

平日里虽然平等院并没有明确地反对德川和入江的接触,却从来不会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在平等院的虎视眈眈下,入江就算想要说点什么也不方便开口。

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

“德川,最近过得还好吗?”入江笑嘻嘻地问道。

德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前辈这个奇怪的问题,两个人最近几乎天天都会见面,怎么听起来像是很久没见似的。

“还可以吧。”德川道,“前辈怎么突然这样问。”

“啊~一直以来也没找到机会单独和你聊一下。”入江姿势悠闲地靠着墙,“之前一直很担心呢,但是现在看起来你和平等院相处的好像还可以,就有点放心了。”

“啊。”德川依然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除了脾气阴晴不定之外,其他的都比想象中要好相处。”

入江观察了一下德川的神情,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他不禁有些好奇德川到底有没有对他和平等院的关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所以他问道:“德川,你有没有想过,平等院为什么会允许你到前线来,并且态度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呢?”

德川思索了一下,道:“大概是因为他也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相处吧。”

“嗯?”入江接着问,“那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德川道,“总不能一直像敌人一样。总之,我是这样想的。”

“哦?”入江觉得有点好笑,“那你觉得他为什么要和你结婚呢?”

德川沉默了一下,道:“大概是觉得这是一种折辱我的方法吧。但是结了婚之后发现这是一辈子都无法改变的事情,不仅我难受,他自己也难受,所以开始想办法好好地相处。”

“你是这样想的吗?”入江失笑,拍拍德川的肩膀,真诚地道:“德川,我觉得你应该和平等院好好谈谈这件事情。”

 

德川当然不会主动和平等院谈起这件事情,而且他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好谈的。但是架不住平等院“恰好”听到了入江和德川的谈话。

他从来都不知道德川原来是这样想的。他起先非常生气,但是又没想到如果要就这件事冲德川发火的话要怎么解释他偷听两人谈话的事情。之后慢慢地火气消了下去,又例行地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早期的行为给德川造成了这样的误会。最终,他决定好好地向德川解释清楚,他并不是因为要折辱他才决定要和他结婚的,而是因为喜欢他,想要得到他才这样做的。

但是要平等院大人表白一番心迹实在是太难了,以至于一直拖到了大战开始都没有找到机会。

中线战场上,平等院坐镇中央,观察着四周,突然发现种岛和入江的双人机甲发挥出了比平日里强上几乎一半的威力。

自己的手下是什么能耐他自然还是有几分清楚的。平等院接通了通讯:“你们是什么情况?”

“真的是不清楚啊,大将。”那边的种岛一如既往不正经地回答道,“难道是爱侣之间的心灵感应?”

虽然种岛是信口胡说,但是平等院信以为真。他若有所思地挂断了通讯,然后接通了给德川的通讯:“要不要试着和我一起驾驶一下双人机甲?”

“双人机甲?”即使是德川也觉得有点惊讶,因为平等院可是从来不和别人一起驾驶机甲的,“为什么突然想到要驾驶双人机甲?”

“没有什么原因。双人机甲威力更大,所以要考虑不同的战术。”平等院当然不会承认这么做是想知道自己和德川之间有没有所谓的心灵感应。

这样的理由却意外地说服了德川。

而测试的结果令两人都喜出望外。

“为什么攻击力突然上升了这么多?”这是一直热衷于提升自己的德川。

“说明我们之间有爱侣间的心灵感应,所以合作后的战力才会加倍。”平等院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什么?”德川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是因为喜欢你才非要和你结婚的。”平等院仿佛非常平常地说道,“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

“没有。”德川平静地转过头去看他,“你只是非常强硬地要求我必须爱你。就在你喝醉的时候。”所以当时的德川再次以为这是平等院想要逼他臣服的手段。

“是吗?”平等院略微有些尴尬,但是立马非常自信地道:“不用我要求你也是爱我的,看,这就是证据,只有心意相通的爱人才会使战斗力加倍。”

“是吗?”德川疑惑,“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我爱你。”

平等院得意:“事实胜于雄辩。你就是爱我的。”

平等院说得太自信了,以至于德川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相信了这个事实。

直到许久之后授勋仪式的那一天,他见到了很久没见到的后辈们。

“如果Alpha和Omega标记了之后再合作驾驶双人机甲的话,战斗力就会大幅提升。”幸村道,“我想这个消息对刚刚宣布了军队会接受Omega的平等院前辈来说应该算是个好消息吧。”

“是这样的吗!”德川惊讶,但是好在他是扑克脸,“我会如实地转告他的。”

然后他如实地将这番话转告给了平等院。

“所以,也许我根本就不爱你。”德川诚实地表达了他逻辑推理的结果。

平等院得知了这个消息,如遭雷劈,整整顶着一片乌云好几天,最终依然是德川选择妥协:“也许当时我不爱你,但是现在一定是爱你的。”

“真的吗?”平等院乌云转晴,下属们纷纷表示松一口气。

德川则在“与平等院相处守则”上又添一条——对方虽然看起来很成熟,却意外地喜欢听华而不实的废话,偶尔讲两句也是无所谓的。

至于到底是AO结合和爱人心意相通哪一个才是使战力加倍的真正原因,就见仁见智了。

 

——The End——

 

题外话:之后是忍迹的番外,想写侑士想要有一个孩子(体外培养),小景无可无不可地同意了,结果培养孩子的机械子宫拿回家之后口嫌体正直的小景反而比侑士更加每分每秒都在关注孩子的故事。

 

 

 

 

 

 


评论(2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