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12

冰帝的这个夏天结束得有些早。

止步八强,之后就是三年级的引退,部员们心中都是带着遗憾的,更不必说迹部。高中就要回英国念书,或许再也没有和部员们、和对手们一起在球场上酣畅淋漓地打球的机会了。

所以引退前的时日里,三年级正选们谁也没有懈怠于训练,反而在部活后还主动留下加倍地练习。说不清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大概是实在留恋这样的时光吧。

因此丧尸狂潮爆发时,本应该各自回家了的冰帝正选们一个不少地被困在了学校。事态有些严峻,却远没有到需要惊慌的地步。迹部没有太当一回事,给家里打了电话,通知派直升机来接。

而当直升机久久未到,通讯却已经断了的时候,迹部依然镇定。他虽然是个有钱家的少爷,却并不是在蜜罐中长大的。作为令人信服的部长,他这一次也不负众望地带着部员们安全撤离到了疏散地。

疏散地沦陷时他依然无暇慌张,要顾着部员们一个不少地撤退就已经占据了他的全副心思。

直到所有人中最让他放心的忍足倒在他面前,想要说什么话却都没能说完、平光镜下深蓝的眼眸不情愿地闭上、温热的血一滴一滴地滴在他脸上时,他的心中才开始滋生出名为恐惧的情绪。

所有人中最让他放心、不论到了何种境况都有能力自保的忍足,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不会像那样无知无觉地躺在那里。

这种恐惧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以至于几次都险些让他失了方寸。到底能不能拿到药,到底能不能救好他,这样的疑问盘亘在迹部的心头,甚至险些压垮了迹部的骄傲和自信,让他在说话时都露出了从不轻易示人的柔软一面,所以连一向跳脱的向日,都对他说出了“少操一点心”这样的话。

但是这些犹疑与不安,在干净利落地干掉围困他的丧尸时,在靠着优异的洞察力指挥队友转移的过程中、在他视周围的丧尸如无物、一往无前地顺利到达目的地之后,都消散的一干二净。

现在站在病房中的,依然是那个华丽又嚣张的迹部。

“丧尸什么的,也不过如此嘛。”迹部叉着腰,“接下来要怎么做,啊嗯?”

“看起来精神终于恢复了呐,迹部。”不二笑眯眯地调侃。

“是啊,用正常人的语调说话的迹部可真是让人消受不起。”幸村也一唱一和地接茬。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迹部额头冒黑线,“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嗨——嗨——”幸村毫无诚意地应着,抱着双臂四处探寻了一下,最后走到病床旁边的桌子边上,开始一个抽屉一个抽屉地打开看。

“幸村君,你在找什么?”白石道,“要不我们大家帮着一块儿找?”

“没关系,我在找医院的介绍图册。”幸村继续翻找,“记得每个病房里都应该放有一本的,上面有医院大概的地形图和科室分布,或许会标注着冷库还是药剂房的位置。”

真田听他这样说,似乎想起来了些什么,走到病床对面放置电视的柜子前,三两下就翻了出来:“在这里。”

“真的!”幸村接过,“原来是放在这里。”

“说起来,真田连犹豫都没有,一下子就找到了呐。”不二若有所指地道。

“啊。”真田依然一脸严肃,“印象中第一次陪幸村到病房去的时候,它就被放在这个位置。所以想着大概会在这里找到。”

“是吗?”幸村一边翻看一边随意地接话道,“我都不怎么记得了。”

“图册上有写吗?”迹部也靠过来看医院的介绍册。

“嗯……”幸村浏览着介绍册,“似乎是在三楼?谦也君,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一间?”

谦也接过介绍册,道:“标注着冷藏库的这一间……应该是这里没错了。同一层还有药品库!太好了!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上楼?还是先到对面去?”

“首先,我们要确认走廊上没有到处都是丧尸。”幸村一本正经道,“否则想到哪去都是白搭。”

 

“让你失望了,幸村君。”谦也骑在白石肩膀上,抱着他的头,努力地从病房门上方的小窗往外看,“走廊里黑黝黝的,不过还是可以看出来到处都是丧尸。”

“多到什么程度?”看不见外面情况的其他人纷纷围着他们。

“整条走廊差不多都是晨间地铁上的拥挤程度。”谦也描述道。

“哇!那可是相当的拥挤啊!”众人感叹。

“所以,到底是有多拥挤啊。”没有类似生活经历的迹部语气很不自然地问道。

众人一时静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侑士的部长这么没常识的吗?”谦也偷偷弯下腰来和白石咬耳朵。

“据说是上学都要坐直升机的有钱少爷啊。”白石也偷偷地回应,“所以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喂,本大爷听得一清二楚了。”迹部的眼神犀利地扫过来,两个势单力薄的关西人立马缄口不言。

“要怎么走?”迹部转头问幸村。

“电梯在楼的中间,步梯在最右边,以这间病房的位置来说的话,到电梯要近一些。”幸村道,“但是个人建议走步梯,因为步梯旁边就是连廊,只用冒险通过一段危险的走廊就可以了。最关键的是——电梯它没有电。”

众人:“……”

真田&仁王:早已习惯。

幸村:“干嘛?”

白石:“所以……幸村你,刚才讲了个冷笑话吗?”

幸村耸肩:“不好笑吗?”

手冢:“是的,并不好笑。”

不二:“虽然的确不好笑,不过由手冢你来吐槽不好笑也未免太不合适点了吧?”

“好了!”迹部无法忍受,“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除了走廊还有其他办法吗?”

“我们右边的病房刚才我已经都看过了。”仁王把玩着他的小辫子,“没办法从那边通过。不过,我还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尝试,piyo。”

“一般你这么说的话,就是打算挑战大家神经的时候了,仁王。”幸村抱着双臂,“嘛,不过还是说吧。也没其他方法了。”

“来之前军师有说过,他现在推断丧尸对移动物体的敏锐度大于对声音,嘱咐我们如果事态实在不妙,就等到夜间再活动。”仁王道,“丧尸到底靠什么来分辨同类,我现在也不敢说完全弄清,我的illusion是完全从各个方面来复原了它们的细节,这对于没有经验的你们来说有点困难。但是,在光线晦暗的情况下,它们的视力受限,只要行动慢一点,应该可以瞒过它们。但是,需要做一些牺牲。”

众人看着仁王的邪笑,忍不住后背发麻:“到底什么牺牲?”

“puri。”仁王驾着腿坐在病床上,“其实很简单……”

 

“什么?!”众人齐齐后退三步。

幸村活动了一下手脚:“那个,我还是觉得徒手爬墙到三楼更可行一点。”

“说的是呐。”不二眯着眼笑,然后瞬间犀利地睁开双眼,“要不把它们一个一个地拖进房间解决掉也行。”

“体液?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把它们的……体液?抹在身上啊!”白石吓得颜值都下降了,每一个细胞都写着拒绝。

“你们这都是心理障碍。”仁王无所谓地盘腿坐在病床上,“我早就涂过了,你们还不是谁都没发现?”

听闻此言,所有人自动远离仁王,方圆三尺,寸草不生。

“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柳生。”幸村艰难道。

“嗯哼。”仁王不置可否。

迹部走到真田近前,道:“借刀一用。”

真田虽有疑惑,却还是干脆地把刀给了他。

迹部走到之前被仁王干掉的那只男性丧尸的面前,道了声抱歉,然后用刀割伤了它的手腕,浓稠的黑血便流了出来。

“要涂在哪里?”迹部背对着众人单膝跪在那丧尸前面。

“啊。”仁王反应过来,“根据我的经验,衣服上、手腕、手背、颈后、耳后、面部,不用全涂,只要遮盖气味就可以。注意一定不要让它们的血液沾到伤口。对了,时间紧促,没有测试过它们到底是不是一定要看到人脸才能分辨出是同类,之前为了保险我还是没穿护甲,不过我想它们应该是分辨不出来的,还是穿上吧,万一要是……也能多一层保护。”

“嗯。”迹部简短地应道,然后果断地拿手指沾着血液就往脸上涂。桦地自然也跟随他的动作。

“侑士啊侑士,你这一波真是不亏。”谦也感叹了一番,也上前去“伪装”自己。白石叹了一口气,紧随其后。

“你们学校里有湖吗?”幸村问不二。

“没有呐,不过附近的公园里有一个。”不二笑眯眯地道。

“约吗?”幸村神情严肃地道。

不二认真地睁开眼睛道:“约。”

“等你们感受到那种披了一层防护膜一般的感觉,就不会想着去洗澡了,piyo。”仁王在一边看好戏。

“仁王,你还是适可而止一点吧。”幸村麻木道。

 

下午三点,久不见活人的医院里,某间的病房门突然缓缓地打开,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丧尸都未察觉。从病房中慢慢晃出了几个身影,穿着奇怪,逆流而上,在一众做着无规则运动的丧尸中显得尤为突出。可惜丧尸既没有智商也没有上帝视角,于是就这样放过了几条漏网之鱼。

众人谨遵仁王所传授的“最好不要大口喘气,如果可以,最好不要喘气”的经验,小心翼翼地呼吸着,因为据说他上次就是因为这个才差点被发现的。

谦也时刻牢记着仁王“一定要慢,一定要跟随它们的频率”的嘱咐,压制着speed star 的本能,慢吞吞地跟在丧尸的后面。他现在前后左右都是丧尸,即使光线再暗,也看得清它们狰狞的脸,鼻端都是尸臭的味道。他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想要大口喘气,想要快速地跑起来,要不然干脆变成丧尸中的一员也好过现在这种境况!

走在他前面的仁王、迹部等人没有发觉他的情况,走在他后面的幸村、手冢等人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变化。

真田皱起了眉,握紧了手中的刀。不二犀利地睁开蓝眸,不动声色地靠近了谦也两步。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几乎是弦要绷断之际,白石走到了他身边,握紧了他的手。

谦也一瞬间镇定下来,从那种“自己还不如就这样变成丧尸一员”的自暴自弃中解脱,步速也重新慢了下来。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全员“投敌”了。

短短的一段走廊,众人居然走了20分钟,才到达走廊最右侧的步梯口。楼梯间的门半开着,里面有两三只丧尸。众人慢慢地晃进去,然后又小心地关上楼梯间的门,最后终于可以不再掩饰他们的人类身份,对楼梯间的丧尸痛下杀手。

“呼……呼……”谦也瘫在地上喘气。

“哈……你真的吓死我了。”白石蹲下身来拍他的肩膀。

“抱歉啦。”谦也愧疚地挠头,“当时真的快要疯了,差点给大家添麻烦。”

“别在意,对谁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啊。”幸村也弯着腰大口地喘气。

“步梯这边好像没什么人,”迹部朝上望去,“不会再遇到什么困难了吧,啊嗯?”

 

预告:我的计划是,下章拿到药,然后回去。下下章侑士就能醒过来啦!!(好了,别再说计划了,因为从来没按计划实施过!!!)


评论(31)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