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27

公交车内地方本就狭小,大家又挤作一团,吵吵嚷嚷,十几只手同时来扶幸村,结果每个人都朝着不同的方向使力,把幸村扯来又扯去。半晌过去,幸村还脸朝下趴在那里,不仅头发被挠成了鸡窝,身上还莫名多了几个脚印。
幸村怒从心头起,一个翻身翻了过来,坐直了身体正打算骂人,却突然看见人群外围真田正一副茫然、悲伤又难以置信的表情站在那里。
就像一只外出觅食回来后却发现自家窝被大水给冲了、老婆孩子全没了的仓鼠。
几乎连一秒钟的思考时间都没用,幸村立马拿定了主意——他决定吓唬一下真田。
幸村给了丸井一个饱含杀气的眼神,然后眼睛一闭,找准角度向后一倒,恰好虚弱地倒在了丸井的怀里。
周围的部员们都震惊了,不明白为什么如此转变竟能发生在转瞬之间。丸井抱着幸村,如同抱着一个烫手的山芋。刚才幸村的眼神所表达的意思绝对是——上次的事就算了,但是这次你要是胆敢不配合我,我们就新账老账一起算——之类的。
“幸村!”真田果然如预想中的那般,拨开层层人群朝这边奔跑过来。
聪明的人儿都懂得在此时后退三步远离这个战场,只有切原才会边往前凑边激动地大声喊:“幸村部长!你怎么了!”
“是啊,幸村,你怎么了呢?”丸井表示他需要一点提示才能继续配合表演。
“骗真田说我被咬了。”幸村依旧双目紧闭,快速地把指令传递给他们。
“哈?”切原表示这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幸村睁开一只眼睛,朝切原比了个“说错话就干掉你”的手势,成功地把切原给吓地转身就跑。
可惜时机不对,这刚一转身就碰到了真田。真田抓住他肩膀晃啊晃:“幸村他怎么样了!”
“幸村部长他……”切原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不知道帮着部长骗副部长和不帮部长哪一个会死得更惨一点,“他……”
“他”了半天也没说清楚幸村到底是怎么了。真田见切原如此表现,心里更是凉了半截。他一脸恍然地拨开切原,缓缓地蹲下来看满身狼狈、虚弱地半躺在丸井怀里的幸村。
“文太,幸村他……怎么样?”真田缓缓地开口。
“呃……”看着真田的脸色,丸井动摇了。幸村背地里伸手掐了他一下,丸井直起腰一激灵,赶忙道:“幸村他……他被咬了!”
其实心里早有这种预感。不过在没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前,仍抱有一丝希望。现在却一丝希望也没有了。真田的嘴唇微微颤抖,听着自己有些失真的声音道:“咬……咬在哪儿了?”
丸井:“……”
幸村:“……”
对啊,咬在哪儿了呢?
这个问题,他们还没有串通好啊!
幸村缓缓地睁开眼睛,转过头去。
“真田……”他抬起他从虎口到掌心被擦得一片血肉模糊的手。
真田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抓住幸村的手腕,大惊失色:“幸村!你的手怎么回事?”
“没事……”幸村虚弱地笑着,反握住真田的手,“真田,我要死了,我会变成像外面的那些人一样,我也要变成丧尸了。”
“不会的……”真田向来不是一个词汇丰富的人,只是不停地重复,“不会的……”
“真田,你会杀了我吗?”幸村继续道,“我会变成很厉害的丧尸哦。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希望你能够亲自动手。千万不要让不二动手,死在他手下的丧尸们死相都太难看了……”
外围看戏的不二听到这里,怒瞪了幸村一眼。
“喂,幸村,你这样说有点过了吧。”丸井不忍心再看真田的表情。
“不会,我不会杀你的。”真田的双目血红,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也不会让任何人杀了你。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说着,他一手托住幸村的背后,一手穿过他膝下,将他抱了起来。
“据说已经有什么血清研究出来了,我带你去找药。”真田坚毅的面庞满脸决然,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凑过来吻幸村的额头,微微哽咽道:“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幸村从未从这个角度看过真田的脸。
他看着真田的眼睛,轻轻笑道:“万一你也变成丧尸了呢?外面很危险的。”
明明是在演戏骗真田,眼泪却随着笑起来的动作掉出眼眶。
“那也没关系,总比你一个人变成丧尸要好。”真田似乎在认真地考虑这件事,“一会儿先找一副手铐把我们两个铐在一起,省得你跑丢了我找不到。”
“这一次不会再丢下我不管了吧。”
幸村只是随口说出的一句话,没想到却戳中了真田内心最痛的地方。
他一直觉得是因为他执意不肯让幸村一起进学校去才导致幸村遇上了变异丧尸的。
真田哽咽得几乎站不住,他跪坐在地上,紧紧地抱住幸村,痛哭出声,像是要窒息一样,却还是努力地发出声音:“不会了,以后不论去哪儿我们都一起去,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幸村没想到真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里也有些慌了。他反手抱住真田轻拍他的背:“真田,没事了,没事了。其实我是骗你的,我没有被咬!”
正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真田闻言一滞,扶着幸村肩膀看着他,一字一顿道:“你,没有被咬?”
“呃……这件事说来话长……”幸村眼神乱飘,“那个,你听我——”
真田却又紧紧地抱住了他:“太好了,幸村。”
幸村愣住了,半点也没有恶作剧成功的喜悦,心里只剩下难过。他也抱住真田:“对不起,我不应该开这样的玩笑。”
“没关系。”真田仿佛才从地狱回到人间。他突然想起来似的,拿过幸村的手,道:“手怎么弄得?伤得这么严重。”
幸村看着他看了半晌,微笑道:“真田,和我交往吧。”
真田的动作滞在半空中,黑色帽檐下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这这这……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吧。”
“好吧,你来说吧。”
真田偏过头咳嗽一声,然后微微紧张道:“幸……幸村,和我交往吧。”

看着眼前这一幕,不二微微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站在不远处的手冢却依然表情冷肃,转身走到了车厢的最后面一排,独自坐了下来。
不二脸上的笑容消失,睁开湛蓝的双目,表情微微迷茫起来。他转身朝手冢走去。
路上四天宝寺的众人依然挤成一团。
白石禁不住部员们的又哭又闹,怎么解释他没事都不听,只好层层地解开了手上的绷带,露出了里面的黄金手腕。
“好了好了,答应过小修不会解开的,真是的。”白石很无奈的样子。
“哇,白石,原来你这只手不是毒手啊!”全世界也只有小金会对这件事表示诧异。
“白石,你就是带着它来和我打比赛的吗?”不二还没想好自己要对手冢说什么,只好来调侃白石打发时间。
“啊,不二!”白石一脸“糟糕了”的表情挠着头,“当时打得太投入了就忘记拿下来了,原谅我吧,拜托!”
“好啊,”不二笑眯眯地朝他挥了挥手,“回头有机会再打一场。”

手冢坐在最后一排的窗边看着外面,高中生们正围成一圈参观着那具变异丧尸的尸体。
不二坐在了他旁边。
“呐,手冢。”半晌,不二才开口道,“你在生气吗?”
“没有。”手冢依然是平日里的表情,不过这样的表情就已经够没温度了。
他想到刚才真田和幸村的情形。如果换做是不二,他也一定会装死吓自己,然后在捉弄到自己之后笑得眉眼弯弯。
而自己在得知真相之后,也一定会像真田一样,不会有半点被戏弄之后的生气,有的只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不论多么可恶的恶作剧,不论当时如何被气得跳脚,只要他平安无事就已经满足了。
只是,可惜的是,不二不会对自己说“和我交往吧”。他总是充满兴味地来煽动自己的情绪,挑拨自己的神经,但是当自己向他走去时,他却又会敏感地躲开。
这就是不二。手冢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不过好在,当自己表现得有一点生气时,他又会小心翼翼地靠近,就像现在这样。
手冢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直视不二的眼睛,道:“现在没有在生气了。”
“对不起,我以后真的不会再乱跑了。”不二也睁开他的蓝眼睛认真地看着手冢。
——所以,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的吧。



评论(3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