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33

众人聚集在寝室楼的大厅里围成了一个圆。

“就今天早上提起的关于轮值的问题,还没有找前辈们商量,我先走一步。”听完关于游戏的介绍,手冢决定遁走。

然而被数只手拉住了衣角。

“难道说有什么不能被我们知道的秘密吗,部长。”越前不怕死地道。

“也可能是怕遇到会让人设崩塌的惩罚环节吧,嘿嘿。”菊丸躲在后面和桃城一起偷笑。

“只是游戏而已,手冢,不是挺好玩的吗。”不二笑眯眯地看着他。

手冢叹了一口气,又重新坐了回来,神情严肃,仿若在参加什么报告会。

“看来能收集到不错的数据了。”乾翻开了他的笔记本,念念有词。

“如果人数确定的话,就开始发牌咯。”仁王一番令人眼花缭乱地洗牌,随后分发给众人,“除了不在这里的千石和亚久津,一共是三十五人。这里一共三十五张牌,四种花色的一到八,两张小王牌,一张大王牌。抽到大王牌的是国王,可以任挑一个人问一个问题,也可以任挑几个人来完成一个任务。”

“以上就是规则。”仁王翻看了一下自己手中剩下的牌,然后抬起头道:“好了,这一轮,谁是国王?”

“是我。”手冢一脸面无表情地夹起手中的扑克牌展示给大家,随后冷声道:“方片7和红桃6,现在去把大家的碗洗了。”

“啊~不要吧!”从手冢和不二的一左一右传来两声哀嚎。

“真是的,部长怎么知道我是方片7。”越前抱怨着站了起来,压了压帽子。

“一定是偷偷看到了nya~”菊丸哭丧着脸,拖拖拉拉地站了起来,“那可是三十多个人的碗啊。”

“不,是五十多个人的碗。”手冢残忍地宣布,“前辈们的碗也归你们。”

“!”菊丸求救般地看向左右的不二和大石,眼泪汪汪。

“好啦,英二,我陪你去啦。”大石无奈地站了起来,边推着他往外走边道:“你也不想想,手冢是那么好惹的人吗?”

“我以后再也不敢啦!”菊丸的尾音飘荡在整个大厅。

“那么,我先告退了,失礼了。”手冢站起身,向楼下的高中生宿舍走去。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

“都看着我干嘛?”不二微笑着耸肩,“我也拿他没办法啊。”

 

走掉了四个人,包围圈缩小了一点,牌去掉了四张。

“这一轮是谁?”

“是我。”凤长太郎坐直了身体,举手示意道。

“啊,那你要选几号?”

“嗯……”凤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既不想刁难别人,又不想扫大家的兴,“那……红桃3?就请拿到红桃3的人来讲一讲,呃,有和别人一起去过什么约会圣地的经历吗?”

“什么鬼问题吗,一点都不刺激。”切原无聊地托着腮,小声地抱怨。

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将笔记本卷成筒敲在了他头上。

“红桃3,哪位?”仁王懒洋洋地道。

坐在凤隔壁的隔壁的向日脸通红地、极不情愿地举起了手中的牌。

“啊,没想到会是向日前辈……”凤小声地对坐在他旁边的宍户道,结果被向日隔空瞪了一眼。

“怎么了,岳人。呀,不会是还没有这样的经历吧。”受着伤还坚持要参加游戏的忍足侑士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调侃搭档的机会。

“啊嗯?本大爷怎么记得起码是有一次的。”迹部华丽地坐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

“喂!”向日简直是左右夹击,本来就是十分跳脱的性格,此时更是又急又脸红地不知道怎么反驳。

本来大家对这个稍显平淡的问题是不怎么感兴趣的,此时看冰帝众人的表现,却似乎是有什么料似的,一下子把目光都聚焦过来,让向日更加手足无措。

“这有什么好说的。”看再捉弄下去向日恐怕是要恼,坐在凤另一边的日吉从后面走过去,抽走了向日手中的牌,“向日前辈和我一起去过游乐园,这个也算吧。”

冰帝的位置附近一片起哄声,向日怒锤了坐在他左右的宍户和忍足两下,其他人也纷纷窃笑起来。

“喂,日吉,你这是帮你前辈作弊!”切原根本没能明白冰帝众人为什么起哄,自以为日吉是在帮向日隐瞒什么秘密,毫不客气地冲着新晋室友喊道。

日吉看了嚣张的切原一眼,倒是什么也没说。

 

手冢独自下楼,来到了平等院的房门前。

“这种事我不怎么管,你去找入江商量吧。”平等院依然是那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嚣张样子。

“那么,就先告退了。”手冢微微地鞠躬示意。


 

楼上的大厅里开始了新的一轮。

“国王是我。”日吉夹着牌展示给大家看,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向仁王投去一瞥。

仁王极为隐蔽地给他比了个4和7的手势。

“那么,就请所有同花色的4和7,”日吉看向切原,切原果然肉眼可见地紧张了起来,“做俯卧撑20个。”

切原又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

“什么嘛,只是俯卧撑而已,200个都是小意思!”他叫嚣着站到了中央。

“别误会,”日吉转着牌道,“我说的是4号在下,7号在上的俯卧撑。”

此话一出,房间里顿时一片沸腾。

“哈?你这是什么鬼要求啊?”切原摸不着头脑,只是喊:“梅花4是谁?”

“是我。”柳默默地站了出来。

立海大席位立即传来一阵窃笑。

“什么嘛,我怎么感觉我们根本就是被殃及的呀。”谦也挠了挠头发,看着周围的切原和柳、凤和宍户、忍足和迹部,再看看站在自己对面的白石,靠近他小声道:“要说没作弊我才不信呢,日吉君明明就是在报复上一轮捉弄过他和向日的人嘛,我们简直就是被牵连。”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我们运气不好。”白石搂住谦也脖子,安抚道:“放心啦,二十个俯卧撑而已,肯定不会砸到你啦。”

“什么啦!才不是在担心这个好不好!你根本没有抓到重点!”谦也炸毛道,转眼又看到大尾巴狼一样往中间晃过来的忍足,“喂,侑士,你不是吧,你可是半个残疾人哪,还做什么俯卧撑。”

“残疾了算什么,我又不是死了。”忍足推了推他的平光眼镜,声音低沉道,“再说,不是还有一条胳膊能用吗?”

“喂,忍足,要不我们交换一下吧。”迹部一脸的不高兴,“日吉那家伙,一点分寸都没有。”

“不需要,你只要躺着就好了。”忍足回头道,“我正想挑战一下单手的俯卧撑呢。”

 

“入江前辈不在。这个时候,他大概是在中控室吧。”德川面无表情道。

“谢谢,告辞了。”手冢转身又打算走。

“喂,如果你们谁的衣服需要补一下的话,可以拿过来。”鬼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多谢前辈,我会转达的。”手冢有礼地辞别,转而走出了宿舍楼,往前面球场的方向走去。

 

在周围的各种起哄声中,四组人在圆圈中央准备就绪。

“准备,开始咯!”幸村饶有兴趣地宣布道。

“一!”大家一起喊。

“喂,长太郎,你的链子……”宍户偏过头去躲避凤脖子上带着的十字架项链。

“二!”

“啊,抱歉,宍户桑。”凤用膝盖支起自己,将项链放在嘴边咬住。

“三!”

“喂,凤!人家都数到三了!不要妄图敷衍过关哦!”向日在一旁叫嚣。

“四!”

“嗯!知道了!”凤咬字不清地回应道,又手忙脚乱地继续做俯卧撑。

“五!”

“哇!白石,你的头发!”谦也边躲开边冲着他的吹着气,“老是骚扰到我!”

“六!”

“它有这么长我也没办法啊。”白石无奈道。

“七!”

“哈哈哈,不行了。”谦也不管不顾地捂着肚子笑着坐了起来,倒是差点把正认真坐着俯卧撑的白石撞倒,两个人乱作一团,“哈哈哈,救命,受不了你的头发。”

“喂,哪里这么好笑了。”白石无奈地扶着他的肩膀。

“八!”

“我先回宿舍了。”一直冷眼旁观的财前突然站起来,向他旁边的小春告辞。

“咦?小光怎么突然要走了呢?”小春和裕次扯着他又将他强行拉了回来,“难道是怕惩罚到你吗?临阵逃脱可不行哟~”

“九!”

“只是觉得有些无聊罢了。”财前只好重新坐回两人中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

“柳前辈,你为什么总不睁开眼睛?”切原边做着俯卧撑边闲聊着问道。

听闻此言,柳平静地睁开了眼睛。

“十一!”

切原恰好俯身向下,两人四目相对,呼吸交错,切原愣了一下,整个人突然慌乱了起来。

“十二!”

“赤也,”柳再次将眼睛闭起,“你的心跳声太吵了。”

“十三!”

“可是,柳前辈,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它啊。”

“十四!”

“喂,忍足,”迹部偏过头去,“你能不能别老盯着本大爷。”

“十五!”

“没办法啊,俯卧撑就是要求我必须朝着你的方向。”忍足微微喘息着,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仿佛通了电流一般。

“十六!”

“别用你泡妞那一套来对付本大爷。”迹部转过头来,虚张声势地盯着他。

“十七!”

“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可从来没有泡过妞。”忍足靠近他耳边,“我只拿这套追过你。”

“十八!”

迹部一把推开了忍足,不顾他在那边装着可怜喊着疼,也不管其他人,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迹部!”向日莫名其妙地走过来扶起忍足,“怎么玩着玩着就恼了?侑士,你不会又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什么呀,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该说的话。”忍足站了起来,“有事先走一步。”

“喂!你们两个!”向日横眉道,“真是的,捉弄别人的时候倒是一个两个很在行。”

“很有趣的游戏呐。”不二托着下巴笑看两人离开的方向。

“是吗?”坐在他隔壁的幸村道,“那光在旁边看着是不是不太好玩啊?”

 

手冢来到了网球场前行政楼中的中控室,终于找到了目标人物入江,同在的还有三津谷和种岛。

“你们能有这个想法很不错。”入江温和地笑着,指着监视屏对手冢道,“如你所见,网球场周围到处都有监控,倒是给我们的防卫带来了不小的方便。这一块一直是亚玖斗负责的。”

“啊,我们基地在山里,本来就比较安全,所以这份工作也很清闲的。”三津谷道,“不过如果方便的话,倒是可以把莲二和那位乾君帮我叫过来。”

“是。”手冢道,“一会儿就回去告知他们。”

三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倒不用一直这么严肃啦,手冢君。轮值的事情就先按照高中生一天、初中生两天的频率来排好了,初中生那边的人选你们自己安排。”三津谷翻开了他的笔记本,“根据我之前的统计,现存的食物应该是能支撑二十天之久的。但是最新的数据表明,十五天就应该是极限了。上次疏散地的存粮并没有能一次全部搬运过来,我们在计划近期是否要再去一次。如果商量出结果的话,会告知你们的。”

“好的。”手冢依然不苟言笑,“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告辞了。”

 

“这一轮我是国王。”幸村执起手中的牌,“就让两张小王牌来回答我一个问题好了。”

“一次只能问一个人问题的,幸村部长!”切原道。

“请问,你为什么明明喜欢一个人,却没有和他在一起呢?”幸村没有理会切原,继续问道,“小王牌是哪两位?”

手冢转身走出了中控室的门。外面还下着不小的雨,他的衣服和头发都没能幸免。

“是我。”不二依然维持着微笑的表情,亮出了手中的牌。

“还有我。”另一个小王牌是财前。

“那么,请两位回答我的问题。”幸村道,“哪位先来?”

“我先来吧。”不二微笑着,语调如常。

手冢走进了宿舍楼,将湿掉的鞋子换下。

“因为我不能接受有一天终将分离的结局。”不二笑道,仿佛看不见旁边的幸村和乾投过来的目光,“与其到时候再分开,还不如从来没有在一起,什么也不曾说清楚,还能在心中留下美好的幻象。”

手冢一步步走上楼梯,向众人聚集的大厅走去。

“不二前辈,你未免太悲观了吧!”桃城道,“都没试过怎么知道终将分离?”

手冢走到了大厅的门口。

不二朝桃城微笑,道:“有些人,注定是一定会走的。”

手冢打开了房间门,众人的目光朝他聚集过来。

“你们继续。”手冢关上了门,朝这边走过来,坐在了不二的旁边。

“那么,”不二转过头,“你呢,财前君?”

财前将手中的牌正面朝上扔在地上,一手托腮,百无聊赖道:“我喜欢的人他心有所属了。”

灰色的小王牌孤独而单调地被印在扑克牌上,谁也不会觉得它开心。


预告:下一章继续狗血,虽然这是个丧尸文,但是我也没办法。

评论(2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