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38

夜渐渐深了,雨越下越大,忍足侑士独自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深蓝色的头发长而不乱,架着平光镜,看起来优雅又沉静,一脸的斯文败类相。若是再年长个十几二十岁,不难想象他一边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的雨,一边抽着浓烈又苦涩的薄荷香烟的样子。

背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不重却有种别样的规律,仿佛是踩着哪支华丽舞曲的节奏而来。忍足心弦扣动,撑在窗台上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片刻后,他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地回过头。

正朝他走过来的果然是迹部,穿着和他一样的普通服色和室内鞋,却每一步都像是要将他踩在脚下一般。不论第几次见到,迹部依然这么令人惊艳。

空气中是下了雨之后独特的清新味道,忍足心绪平静:“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吗,迹部。”

“那个孩子怎么样?”迹部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话,径直走到了窗边,望着外面道。

“似乎是有些好转。”忍足也转过身来望向窗外,“这下千石君麻烦可大了。”

“只要把消息封锁在我们之间,麻烦不会太大。”迹部道。

“啊~但愿如此吧。”忍足漫不经心道。

“喂,忍足。”迹部似乎已经有段时间没这么叫过他了,“你觉得木手这个人怎么样?”

“什么呀~”忍足像是调侃又像是抱怨道,“迹部漏夜来访就是为了和我谈论一个不相干的人吗?”

迹部没有说话。

“好吧。木手这个人,从球场上的行为来看,似乎算不上是光明正大。”忍足随意道,“不过从现在这件事上来看,这个人似乎还不错。”

“没错,”迹部沉默了半晌,又开口道:“所以不能只从表面的行为来评价一个人。”

“真是稀奇啊迹部,你怎么……”忍足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难以置信地直起了腰看向他。

迹部也回视着他,眼神明亮又锐利,忍足却只觉得漂亮得触目惊心。

“迹部……”忍足苦涩地微笑了一下,无奈地开口:“你到底想说什么?”

迹部盯了他半天,伸出手将忍足的眼镜拿掉。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忍足却像是看到了到了慢镜头一般。常年陪伴的眼镜突然被拿掉,忍足一下子觉得无所适从。他心里发慌,只是不知道让他发慌的是被拿掉的眼镜,还是此时两人相处的气氛。

“明明不用戴眼镜却故意戴,真是不华丽的举动!”迹部将他的眼镜放在窗台上。

忍足看着他。

“喂,”迹部避开了他的视线,重新看向窗外,“现在,本大爷允许你把你要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迹部。”忍足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不是随处给人的廉价喜欢,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定制品。”

他将放在窗台上的眼镜折起来,递到迹部的面前:“现在给你了,你要吗?”

“既然是独一无二的定制品,那么勉强还算华丽。”迹部将眼镜接了过去,却依然没有看向他,而是转身对着窗外,依然是高傲的语气,“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

忍足低下头,静默无声地笑了。

“代价呢?”迹部又道,“本大爷可不觉得你是那种会做亏本生意的人。”

“我所想要换取的,自然是一份同等重量的真心。”忍足将空空的左手插进了口袋里,“不过你若是不给,那就算了。我的喜欢,就当是送你了。”

迹部依然望着窗外,没有立刻回答。忍足说得毫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内心却像是放在弦上一般,紧张到甚至有些恐惧。真是少有的感觉啊,忍足心里想。在那一刻,他甚至希望下一刻永远不要来。

也许是哪个山神地精听到了他的祷告,迹部还什么都没说,他们的谈话就被打断了——

住着比嘉中众人的宿舍突然一阵骚乱,一贯冷静的木手一把拉开了宿舍门,他看到了忍足与迹部两人在这边,几乎是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忍足的面前,攥住了忍足的手腕:“那个孩子,你快点去看看他。”

迹部将木手的手拉开,皱眉道:“他手臂上有伤。”

木手现在没时间和他计较这些,只是拜托忍足快点过去。

忍足看了看迹部,勾起嘴角笑了,一边快步向寝室里走去,一边道:“喂,迹部,把我的眼镜还回来。”

“喂!”迹部跟在后面几乎要炸毛,“送给别人的东西还能拿回去的吗!”

“放心啦,拿回来的只有眼镜而已。”忍足道,“其他都还算数的。”

“切。”迹部将眼镜丢给他,“本大爷还不稀罕呢。”

 

暗涌的情愫和欢乐的气氛到宿舍门口便戛然而止,忍足一进门便看到那孩子灰败的脸色,既不像是在好转,也不像是在继续向着丧尸化发展,反而像是大限将至一般。

“怎么会这样?”忍足探了探他的脉搏。

“不知道。”整间屋子里,也只有木手还维持着冷静,“之前的确是好转了,脸色也好看了起来,结果突然就不好了。”

“没错,血应该是有效的。”忍足道,“只是太晚了……太晚了……所以才会这样……”

木手道,“救不回来了是吗?”

“我的猜测不一定准确。”忍足冷静地分析道,“但是我认为,千石君体内的确是含有抗体的,并且的确起效了。但是,起效的时间太晚了,虽然阻止了丧尸病毒的继续侵染,受损的器官和神经却恢复不了,因此最终的结果依然是死亡。”

“是这样吗……”木手笔挺地站着,用指节推了推眼镜,有礼道:“即使如此,也非常感谢你,忍足君。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那么,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忍足和迹部站起来,走到门口,又犹豫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你放心,我会约束我的人,不会让他们说出去的。”木手道,“千石君的血是没有用的,救不了被丧尸感染的人,我们就这样统一口径好了。”

“这样就最好了。”迹部道,“节哀顺变。”

“恕不远送。”木手关上了房间的门。


评论(1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