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52

前文: 5 1

“您是这里的教练吗?”那位金丝边眼镜的白大褂道,“我有话想跟您商量,请不要……”

还未等他说完,入道教练已经一枪打在了他的膝盖上:“从这里滚出去,杂碎们!”

而身后的中学生们以此为讯息,不论枪法如何,也都纷纷开了枪。

眼见如此,那些黑衣人也接连开了枪,二楼的楼道中瞬间枪声响成一片。

而一楼的宿舍中——

入道教练随手冢上楼后,就只剩下切原和一群小孩子在房间中大眼瞪小眼。

“嗯?给我乖乖听话,要不然——”切原舔嘴唇,“吃掉你们哟~”

果不其然又把小朋友们惹得哭成一片。

“喂!怎么又哭起来了!”切原抓头发,“啊,真的是烦死我了。”

“啊!哥哥!”一个小朋友跑过来抱住他的腿指着门口,“你看!外面!”

“又怎么了……”切原头痛地转身,也不禁后退一步,“你们是什么人!”

门口出现了三个黑衣人,其中两个分立门的两边,另一个显然是领头,对切原道:“乖乖呆着吧,最好期待你们的同伴能配合,否则我也没办法了。”

“什么意思?”切原挡在那群小孩子前面,“你们怎么进来的?”

“别管那么多,好好呆着吧。”黑衣人说完,便从外面关上了门。

“喂!你什么意思啊!该死的!”切原低下头,看着拽着他腿的一堆小孩,“你们拽着我做什么!那肯定就是幸村部长他们说的坏人,我要去染红他们!”

“哥哥,不……不要冲动啊!”小朋友们抬起包子脸,每个人眼中含着一包泪。

 

切原坐在床边托着脸,后面的床上塞了一堆小朋友。过了这么半天,外面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突然之间,宿舍的窗子一阵响动,然后从外面被拉开,大家纷纷紧张地朝那边望去,却看见某个身影身手敏捷、悄无声息地跳了进来。

“啊!”小朋友们发出惊喜的叫声。

“嘘——”木手对他们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木手桑?”切原惊讶地压低声音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外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现在来不及说这些,”木手悄悄靠近门后,指挥道:“一会儿他们开门进来,切原负责帮我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们全体躲在床上不许动,听见没?”

“啊……好吧,虽然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切原握拳,“不过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完全没问题!”

几乎是话音刚落,楼上的枪声便响了起来,小朋友们立马被吓得又哭又叫。

枪声刚起,门便被推开,三人即刻进到房间里,后面两人举起了枪,那为首的黑衣人道:“既然你们的同伴不肯配合,那我也没办法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意思?去哪里啊?”切原嚷道,“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而木手则瞅准时机,瞬间从后方闪出,以手为刀重重地砍在了离他较近的那个人的后脖颈,一下子便将他劈晕在地。而在另一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踢飞了他的枪,踩住他的咽喉将他抵在旁边的衣柜上。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察觉不对还未来得及回头的时候,木手已经进行到了他的第四个动作:将自己的枪抵在了他的太阳穴。

“别轻举妄动,否则就立马送你归西。”木手在他耳边阴沉沉地说道。

切原反应极快地捡起地上的枪,指向了被木手制服在柜子旁的另一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自然不会有人回答。

“木手桑,现在怎么办?”切原又问道。

“放心,我们这边不是主战场,等在这里就可以了,一会儿教练下来,自会有个说法。”木手道。

 

远野正如往常一般在房间里边玩游戏边骂着不知远在何方的君岛取乐,却突然好像听见了枪的声音。

他狐疑地摘下耳机,果然听到了是楼上传来的枪声!而且规模极大,似乎是发生了枪战。

远野两眼放光,这些天被憋在基地里哪也去不了的烦闷一扫而光,拿起放在他枕边日思夜想着要实战一回的步枪便瘸着一条腿向楼上走去。

远野悄悄地伏在楼梯上匍匐前进,先探头观察了一番局势。

离自己比较近的是一群不认识的家伙,穿着黑衣服的大概有五六个,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似乎受了伤。黑衣服的受伤的也不少,却并没有失去行动能力,他们大多以宿舍门框凹陷进去的位置为掩体,时不时探出身体放一枪。

而对面的,以入道教练为首,似乎还有几个初中生小鬼。不过,他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对面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大家贴在门框的位置掩护自己,然后找机会放枪。

明显能够看出黑衣人这边的枪法要好一点,对面唯一能与他们抗衡的便是入道教练。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势均力敌,黑衣人这边似乎有所顾忌,而自己人那边显然也下不了狠手。

这样的战斗方式,也太不爽快了吧!远野表示十分不屑,他趴在楼梯上,瞄准黑衣人的手腕,检验了一下这两天每天窝在后山打靶的成果。

结果证明他的练习没有白费,两枪打废了两个,才被发现。有黑衣人的子弹扫了过来,他赶忙向一边闪躲。

敌人突然被打掉两个,入道教练也借此机会大步向前,逼近那伙黑衣人。而他身后的迹部和不二也越众而出,不顾迎面袭来的子弹,步步紧逼,局势马上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片刻后,黑衣人们被捆了手脚堵了嘴集中关押在一间空宿舍内。

“到底是怎么回事?”入道教练问道。

“这帮人是从千代田那边来的,那边现在是整个东京地区最大、保留人口最多的疏散地,因为政要和科学家们都在那边,所以警备力量十分充足,也因此,很多沦陷疏散地的民众也自发地聚集在那周围。”龙雅道,“具体情况我也了解得不多,但是似乎政府方面有两股力量在争执,站在他们背后的也是两支所求不同的科学队伍。我不知道他们具体在争执什么,只知道他们一直在不惜代价地大肆搜寻能够天生产生病毒抗体的免疫者。”

“起先是重金悬赏,但是后来有传言说他们是拿这些人做人体试验,所以引起了民怨,而那几名被征集者也的确再也没有回来。再加上政府将大量的兵力用在搜索免疫者身上而不去解救民众,更是不得民心,因此大家都在抗议。”

“刚刚他拿出来的疫苗又是怎么回事?”入道教练又问。

“那是初级阶段的产物,”龙雅道,“起先是宣称研制出了疫苗,但是后来却发现接受了疫苗注射之后,有四分之一的概率会避免感染,而其他四分之三的概率——则会变成超级丧尸!”

“什么!”众人震惊,迹部道:“原来变异丧尸是这样出现的吗?”

“因为这些疫苗十足珍贵,并且已经成功地进行了动物实验,在接下来的人体试验中也获得了成果,所以第一批药物基本上被权贵瓜分了,”龙雅道,“注射疫苗后的第一天的确会产生抗体,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就会有人陆续变成超级丧尸,因此那些注射了疫苗的达官贵人被迫离开千代田,去往其他疏散地寻求帮助。”

“其中一群人去而复返,后来官邸就派出了大量的兵力外出寻找,据说是找到一个疑似免疫者,还是个初中生,所以我就一直尾随着他们,一直到了U17基地。这些天他们一直在外围观察,我想,他们大概是已经确定了免疫者就在其中,只是不敢肯定是哪一个,因此一直在潜伏,直到今天晚上你们送来了伤者,便被他们找到了机会。”

“教练,现在要怎么办?”手冢问道。

这帮人既不能就这样放在这里,又不可能把他们放了。

“三津谷,你去拿你那个‘人一吃就会立刻失去意识’的会发光的药过来。”入道教练吩咐道。

“什么嘛,教练,那个叫‘亚玖斗饭团’啦。”三津谷道。

“随便什么都好。”入道教练道,“现在就去拿!”

当白大褂与黑衣人们看到亚玖斗饭团时还没有意识到它的真正威力,而当他们被迫吃下去时,却已经没有机会来品评一番了。

而一直密切关注着不二的手冢则及时制止了他伸向饭团的手。

“我亲自去把他们送走,”入道教练道,“你们好好地待在基地里,三津谷,看好门,如果再有人试图闯进来,就打开电网攻击他们。”

“是,教练,我知道了。”三津谷转头看向两个后辈,“你们两个还要跟我一起去吗?”

“呃……”龙马拉了拉帽檐。

“我要留下来看着小光!”小金道。

“好吧,那只好我自己去了。”三津谷道,“即使是我也感觉自己有点可怜啊。”

没有办法,毕竟其他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比如小金要去看财前,龙马则要和许久不见的哥哥好好谈谈。

而那些没事做的人则都有一笔账要留着慢慢算——

不二正打算抬脚去千石的宿舍看看财前的情况,却被手冢抓住了衣领。

“?”不二无辜道,“手冢,你有什么事吗?”

“事实上,有很多事要说。”手冢眼睛反光道,“不如回到宿舍慢慢谈吧。”

迹部虽然心虚地藏起了枪,却仍被忍足哀怨的目光盯得炸毛:“好啦!本大爷的确是有点冲动,但是那种情况下还能怎么办!”

“那小景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受伤了或者是被流弹击中,我该怎么办呢?”忍足十足委屈道。

“……”迹部大步往前走,“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

忍足幽幽地跟在后面:“不行,小景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

 

后来才来的远野并不知道还有两个伤员在楼上的事情,因此听到什么免疫什么疫苗也是一头雾水,但他对此也并不感兴趣,见大家都散了就回到房间继续打游戏。

突然,有人推开了他宿舍的门,没打招呼擅自就走了进来。他刚想发火,却看到来的竟然是君岛,不禁取下了耳机:“君岛?你什么时候来的?”

 

PS:本章为过渡章节,下章写主要剧情。


评论(5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