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冢不二】寂静之地——第53天

【冢不二】寂静之地——第53天

 

简介:去年上映的惊悚电影《寂静之地》的设定。

 

某一日,世界上突然出现了一种怪物,它们全身披盔带甲,人类的武器轻易无法伤害到它们。这种怪物没有除听觉以外的任何感官,也就是说只能靠听觉捕捉猎物。但是它们的听觉异常敏锐,而且速度极快,杀伤力极强,一旦听到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会立马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飞奔过来然后“哐”的一声把发出声音的人或者动物或者任何其他东西给砍死,所以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音。

 

这一篇就是在这个背景设定之下的短篇,设定的时间是灾难发生后的第53天,时序上来说是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地点是某个大型超商的附近,躲避怪物的不二和裕太偶遇了钓鱼归来的手冢。

 

 

正文:

 

距离那样的怪物出现已经过去了53天。世界四寂无人。

 

河流的尽头是落日余晖,一如既往的霞光万丈。手冢沉着地坐在岸边,稳稳地提起钓竿,一尾鲤鱼腾空跃出水面,鲜活地甩着尾巴,水花映着夕阳,是十分有生命力的画面。

 

生命力。真是难得。

 

手冢将鱼线收回,把那尾活蹦乱跳的鲤鱼丢进了竹子编成的瓮内,用缝了厚布的盖子堵上瓮口,鲤鱼搅动水流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

 

他站了起来,将一应钓具收好,在固定的时间点启程返家。

 

一般情况下,手冢都会沿着溪流的方向前行。这样做虽然会绕远路,但是溪水流动的声音会遮掩脚步声,可以避免将怪物吸引过来。不过今天他不打算这样做。

 

返家的另一条路上会经过一处商场密集的区域,他必须到那里补充一点生活用品。

 

 

暑假快要结束了。也就是说,秋天快来了。手冢走在宽阔的道路中间,两旁是商场巨大的招牌和华丽的橱窗,上面飞溅着血迹,也有一些碎了一地。风瑟瑟地吹过街道,他穿着平日里训练时穿的鞋,平稳地走在路上,不发出一点声音。

 

四周安静得像是没有人,或者说,像是什么也没有。但怪物一定就潜伏在这附近的某一处。手冢冷静而坚定地走在他既定的路程上,和平常走在上学的路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突然之间,隔着一条街的地方传来了“叮叮叮叮”一连串的声响,像是什么人在一边快速奔跑一边拿钢管刮着路边的车行道与人行道之间的栏杆,然后是钢管“咣当当”被投掷出去然后在远处落地的声音。手冢皱起眉,忙避到旁边一家商店的门口。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一个身影飞速地拐进了他所在的这条街。那人速度极快,脚步却很轻,若不是手冢刻意留心,几乎无法察觉。

 

那人越跑越近,应当已经进入他视线范围之内。手冢侧身回头,猝不及防之间,手中的钓竿和鱼瓮差点遭殃——来人竟然是不二。

 

他穿着网球部的队服,身手是一向的四两拨千斤式的灵活,湛蓝的眼眸之中是难得一见的锐利,褐色的发丝在风中扬起,被夕阳打上了金色的边。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不二正全力向前奔跑,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巴拖进了旁边的店铺门口。他条件反射地想给背后的人一个背摔,但比条件反射更快的是充斥鼻腔的熟悉的气息。

 

不二很快放松下来。背后的人一定也感受到了,为了保险起见,却并没有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而是将不二翻转了过来。两人面对面地抵在墙角,靠得很近,手冢近乎无声地说:“是我。”

 

真是新奇的体验。平日里的手冢礼仪端正,不二虽然温和,却不爱与人亲近,两人都鲜少有与其他人这么靠近的时候。

 

手冢的气息清冷,却在靠近不二时化作了毛茸茸的暖意。不二弯起了眼睛,手冢见状,放开了捂住他的手。

 

不二放松地靠着门,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手冢,开口无声地说了句什么。

 

手冢仔细地分辨了一下,发现他说的是——

 

“是在扮演渔翁吗,手冢?”

 

“你为什么在这里?”手冢没有接茬,而是直接问道。

 

“?”因为手冢没有发出声音,所以不二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问号,笑眼弯弯地看着他。

 

其实他明明听懂了。手冢无奈,将鱼瓮和钓具都放在地上,托起他的手,表情严肃地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道:“刚-才-的-响-声-是-你-故-意-制-造-出-来-的。”

 

他抬头,发现不二正认真地看着他。

 

于是他继续写道:“为-什-么-做-这-么-危-险-的-事?”

 

他写完之后再次抬头,发现不二依然在看着他,两人对视,不二蓦然笑了起来,也拿起他的手掌,在掌心写道:“TEZUKA,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手冢严肃地抱起了手臂看着他,并没有就此不再追究的打算。

 

不二蹙起了眉,显得略有些委屈,拉过手冢的手掌,写道:“我负责将它们引开,裕太负责去超市里拿东西。”

 

手冢摇头,低首写道:“方法有很多。”

 

毕竟是十分了解彼此的人,不二的任何想法从来都瞒不过手冢。

 

他笑了起来,眼眸中露出平静的外表下自由散漫到近乎疯狂的灵魂,写道:“这-样-不-是-很-有-趣-吗?”

 

手冢皱起眉头,露出了和看到不二无节制地吃芥末时一模一样的表情。不过比那个更为严重一些,他的脸色冷了下来。

 

不二低下了头,露出了一个“我知错了”的后脑勺。片刻,他看了看表,然后突然很小声地道:“呐,手冢,给你看一场有趣的演出。”

 

手冢被他的突然出声惊了一跳,严肃地将他挡在背后,看了看四周。然而几乎是立刻,在背离他们的方向,一大片区域之内,无数个闹钟同时响起,将周遭的死寂惊得破碎。

 

不二拎起手冢放在地上的渔具就往前跑,手冢心中一惊,忙提起放在地上的鱼瓮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路跑出了将近五百米,到达了下一个转角,裕太背着一个大包还抱着一个袋子飞快地向他们跑来,在看清不二旁边的手冢时险险刹住了闸。

 

他将手中抱着的袋子换到了一只手上,然后用另一只手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以表达他难以言喻的震惊。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都能碰见熟人,而且还是手冢。如果不是通讯早就断了,裕太甚至怀疑不二这是有预谋地假借外出寻找食物之名偷偷地跑出来和手冢约会。

 

三人将手上拎着的东西重新分配,闹钟依然在背后狂响,他们慢下了脚步,往青春台的方向走去。

 

三人一路无话。先到达的是不二家,手冢将鱼瓮打开,从里面摸出一尾鲤鱼,用线穿好,交给了不二。不二将鱼和其他东西一起塞给了裕太,然后将他推进家门。

 

裕太莫名其妙地被塞了满手的东西,一边提着条鱼往家里走,一边不由自主地回头看。

 

夕阳之下,两个人站在家门口,就那样面对面地站着,什么都没有交谈,甚至都没有看向对方。过了大概有五分钟,或者是十分钟,不二突然执起了手冢的手,在他的手掌心写道:“呐,TEZUKA。”

 

然后他就这样握着手冢的手,没有了下文。手冢感到他的手指在战栗,却并没有表达疑问,也没有催促他,就这样任由他握着他的手。

 

终于,或许是许久之后,不二接着写道:“我喜欢你。你知道的吧?”

 

——正文完——

 

 

同系列的其他短篇:(各篇相互独立)

 

【忍迹/白谦】寂静之地——第28天

 

【日岳】寂静之地——第0天

 

 

 


评论(2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