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59

前文: 5 8

丸井半夜醒来想上厕所,又实在不愿意起,倒在垫子上迷迷糊糊地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妥协了。

他趿着鞋子打着哈欠出了门,不经意间从走廊上往下一看,只见庭中月光澄澈如水,那个奇怪的叫“奇天烈”的部长正抱着枪坐在花坛边上,即使周遭空无一人的情况下,也挺直着脊背,好像时时刻刻都要保持着自己的“范儿”似的。

丸井觉得这人有些有趣,一时之间连瞌睡都醒了,光速跑去上了厕所,顺便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便兴冲冲地跑去楼下。

 

而此时木手其实正在发着呆。他看了看表,快要四点钟了,君岛那边想必也已经有了个结局了吧,不知到底是死是活。

要说君岛这个人,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但木手却莫名觉得,他与自己很像,从他身上似乎能看到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同样卑劣的自己。因此就在所难免地关注起了他。

他也想看看,像他们这样的人,到底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至于那个人所说的“如果喜欢他,就一定要告诉他”之类的话,木手在心中自嘲地一笑,还是就当做没听见好了。当真的话,也只会平添烦恼罢了。

 

“喂!奇天烈!”

木手脊背僵直。

丸井非常不见外地在他身边坐下:“今天轮到你值班吗?”

木手调整心情,让自己放松,扶了扶眼镜,若无其事地看向他:“是的。”

“唔。对了!你们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事啊?搞得那么神秘,问幸村他也不肯说。”

“这件事……”木手谨慎道,“说来话长。”

“什么嘛,奇天烈也不肯说吗……”

“不,只是并非什么开心事,不听也罢。”木手道。

丸井不依不饶地盯着他,漂亮精致的脸上一脸“快告诉我吧”的神情。

木手没有办法,只好将君岛受伤、以及他因此和远野分手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至于可能与他更为熟悉的财前的情况,倒是谨慎地没有提起。

丸井果然也怏怏不乐起来,两个本身就不是很熟的人无言地并肩坐在花坛边,木手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过,”木手反而开导他,“也不是全无生还的希望,至少还有四分之一的可能。”

丸井托着脸看向他。

“而且君岛桑说他会努力地活下来的。”木手道。

片刻后,他又在后面添加了一句:“大概也是不想让远野桑伤心吧。”

“但他这样的做法已经很让人伤心了。”丸井没什么精神地说道,“如果我是远野前辈,就一定不会原谅他。”

木手看向他:“为什么?我觉得这是个比较妥当的处理方式。”

“的确是'妥当的'处理方式,但未免太自说自话了一些,这样岂不是对远野前辈很不公平。”丸井认真道。

“是吗?”木手似乎不经意地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坦诚一点,”丸井道,“恋爱这种事是两个人的事,不要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为对方好'。不说清楚的话,你怎么知道对方怎么想呢?如果因此远野前辈没能见到君大大最后一面的话,那该多遗憾啊。”

木手闻言一僵,眼神晦暗不明:“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当然,这可是天才的恋爱哲学~”丸井似乎也想调整一下气氛,因而故作轻松道。

木手扶了扶眼镜:“丸井君……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

“嘛,也没有啦。”丸井谦虚道,“不过,每段感情我都很认真哦~”

按照惯例早起晨练/约会的真田和幸村两人悄悄地躲在花坛后面听墙角。幸村一手锁喉,一手捂嘴,将颇有原则、不肯屈就的真田禁锢在自己的铁臂之中,而他自己则一脸兴味地听着那两人渐渐黏糊起来的谈话。

木手:“看来丸井君如我想象般的受欢迎。这样说来,一定有很多人向丸井君表白过吧。”

丸井:“也没有很多啦~”

木手:“那么,被不喜欢的人表白的话,丸井君会感到困扰吗?”

丸井:“不会哦~反而会感到开心,毕竟是天才的魅力嘛!”

木手的心中动摇了。

他迟疑了一下,才认真地看着丸井,道:“那么……丸井君……”

“太松懈了!”真田突然揭竿而起。

丸井一下弹起,好悬没被吓出心脏病来。

木手扶了扶眼镜,淡定地起身,打招呼道:“幸村君,真田君。”

“木手君。”幸村站起来,颇有气势地笑着回应他的招呼,完全没有偷听别人墙角被抓的狼狈。

“真田副部长!你真的吓到我了!”丸井控诉道,“不过,不知不觉已经四点了吗?你们两个又出来约会。”

这对奇葩情侣的奇葩约会习惯在这个基地里广为人知。

真田扶了扶帽子,颇为别扭地道:“怎么会有这么松懈的约会,我们只是在晨练而已。”

幸村表情坦然地反问道:“你们二位又在做什么呢?文太,这么喜欢值班的话,不如我多给你安排两次?”

“不——还是别了,我只是偶尔好奇地来聊八卦而已。”丸井忙推拒道。

幸村看了看一无所知的丸井,再看一看面如沉水的木手,觉得有点有趣,正打算说些什么,却听到了由远及近的马达轰鸣声。

 

远野绕着附近的僻静街道兜了几圈,将坠在后面不知休止的丧尸甩掉,才驱车来到了小学门口。

他觉得君岛以及其他几个人八成不在这儿,但需要从留在这儿的人口中问出消息。正苦恼着怎么把跟自己不太熟的初中生们从被窝里挖出来并跟他们搭话,就看到四个初中生迎面过来了,其中不仅有他们的两个头儿,还有那个砸伤了他的脚、还总是和君岛牵扯不清的小子。

远野降下车窗,将脑袋伸了出去。

“哇,跑车!”丸井惊叹道,“超酷的诶!”

木手一看到远野,便知他已经知道了实情,半夜从基地追了过来。

“远野前辈?”幸村走上前去,“突然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哼。”远野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君岛那个死人呢!”

“……”这么不客气的问话,几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喂,小子。”远野指幸村,“你是他们的头儿,我们头儿走的时候,应该给你交代过一声吧。”

“我也只知道大概的方向。”幸村道。

远野面色阴沉沉的:“那就赶快把那个‘大概方向’告诉我,我赶着去给君岛收尸。”

 

大约半夜一点的时候,君岛开始感觉自己不太对。队友们都靠墙而眠,他在中间,现在这个时间段负责看着他的是大曲。

但显然大曲不是个特别靠谱的人,此时正坐在他对面,歪着头睡得比谁都香。

君岛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浑身上下力不从心,汗水像淋浴一样流下来。就算是之前被咬伤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状况,他模模糊糊地想,那伙看着就不像好人的黑衣人拿的不会是过期的假药吧。

君岛闭了闭眼睛,聚集了一点力气,喊道:“喂,大曲君……”

大曲毫无反应,倒是德川猛地睁开了眼睛,整个人清明得像一直没在睡觉似的。

德川借光打量了一番君岛的情况,立即皱起了眉,抬手去推他旁边的平等院。

平等院从睡梦中被打扰,整个人十足的不耐烦,看是德川叫他,正想借机找茬,却被德川先开了口:“君岛前辈的情况似乎不太好。”

平等院一惊,看了看跟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的君岛,抬手将大曲揍醒:“你怎么看的人!”

这么一闹腾,所有人全醒了。手电筒的光不太亮,大家全围着君岛。

“我的妈呀,这别是要变异吧!”大曲担忧地皱起了八字眉。

“你少说两句吧,搭档。”种岛凑近了观察。

入江贡献出了一条毛巾,负责照顾他:“情况不太好啊,君岛。你感觉如何?”

“不太好。”君岛面白如纸,即使在末世也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此时也散了,刘海湿淋淋地搭在额前。

“你可千万要坚持啊,想想笃京。”种岛道。

君岛勉强地睁开了眼睛,半晌才聚焦在种岛的脸上:“种岛君,和远野君关系好的也就你一个,我拜托你一件事。如果我真的死了,不要告诉他。就说我恰好碰到了我的家人,所以坐着直升机抛下你们走了。怎么样?”

种岛挑起嘴角笑:“你想得倒是挺周全。”

“那你就算是答应了。”君岛垂下了头。

“我可没答应。”种岛站了起来,居高临下道,“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往笃京面前一扔,让他给你挖坟收尸。”

“你——”君岛手上迸出青筋。

他们二人不再说话,也再没有其他人说话,君岛一路从坐着变成躺着,和自己做着激烈的斗争。入江时不时给他喂一点水。大半夜的,所有人都无比清醒,静默无声地坐着,像是一群被困在塌陷矿洞里的矿工,度秒如年地等待着生还、或是死亡的到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到了三点多的时候,一直在观测情况和照顾病人的入江发现,君岛似乎又开始渐渐地像个活人了。

“君岛君,你是不是感觉好了一点?”入江声音温和地问道。

君岛艰难地睁开眼,觉得眼眶酸涩难当,但神智却渐渐清明了起来。

听到入江这样问,其他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我……”君岛开口说话,嗓音十分嘶哑,仿佛被灼烧过一样,“好多了,谢谢。”

 

到了四点左右,重新补充过水分和食物的君岛已经能够再次坐起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眼镜拿下来擦拭了一番、重新戴上,顺便还梳了个头。

当君岛重新开始在乎仪容仪表时,显然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当看到他开始拿毛巾擦鞋时,队友们纷纷将心放回了肚子里,各自找地方睡觉。

只是房间内刚安静下来,外面街上便响起了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不响不要钱的那一种。

所有人猛地清醒过来。

“有病啊!”大曲凑到了窗边往外看,“老子最烦这种大半夜不睡觉在马路上秀车的人了!”

“这八成是笃京吧。”种岛悠闲地斜倚着墙。

“大概。”入江笑道,“亚玖斗既守不住秘密也看不住人,早该想到他会来的。”

君岛定了定神,撑着墙站了起来,缓缓走出门。

 

远野正烦躁地看着车在附近兜圈子,一边开一边扫视周围有没有面熟的尸体,好在一时之间没瞅见。

倒是让他瞅见一个面熟的人。

远野吓了一跳,看那人步履阑珊地,也分不清到底是活人还是丧尸。他车都没停妥当,飞快地跳了出来,一手还拎着他的鞭子。

到走得近了,才发现那大概是个活人,正深情款款地看着他。这还犹豫什么,远野立马手一扬,鞭子就要抽下来。

君岛不躲不闪地看着他,远野牙都要咬碎了,也没能抽下那鞭子,而是扬手把它一丢,转身就走。

君岛微微一愣,忙去追他,结果两步没走完就摔倒在地,狠心要走的远野又回过头来扶他。两个人简直像是在演狗血言情剧。

“啧啧啧,”大曲看着外面抱在一起亲的两个人叹气摇头,“真不愧是演员出身,多么好的一招苦肉计。”

说着,他又调侃地看向种岛:“搭档,学着点!”

“学个鬼的学!没看见远野那个脑残开着车招来一街筒子的丧尸啊!”平等院暴躁道,“还不赶紧把他俩叫进来!一会儿就被丧尸给围了!”

 


评论(4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