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冢不二】穿过时光的相逢 04

来自未来的不二周助就那样毫无预兆地消失了,但眼前的这个不二周助却愈发地真实起来。

 

手冢渐渐地开始理解为什么那个长大后的不二初次见到他时会是那样熟稔的口吻,和自然的态度。

 

因为他们曾经共过进退,曾经在球场上并肩作战过。

 

也曾做过同窗,在课堂和部活朝夕相处。

 

每次国文课之前,不二都会来向自己借字典;每次交谈之际,不二都会以“呐,手冢”作为开头开始他们的谈话。

 

也在回家的路上,一起走过了春夏秋冬。

 

于是面对不二时,手冢不再带着好奇、探寻的目光想着“这是那个不二小的时候”,而转变为了“真是神奇,我见过长大后的不二”。

 

好像也明白了为什么在手冢问那个长大后的不二“我以后成了一名网球运动员吗”的时候对方的避而不谈。

 

手冢轻抚伤病再次复发的左臂,面上带着沉重之色。

 

“今年还会去吗?雪山。”走在他身旁的不二用柔和的语调问道。

 

“啊,大概会去的吧。”因为在思考别的事情,手冢有些心不在焉。事实上,他时常如此。

 

“真想爬一次雪山啊,”不二笑着补充,“大家一起去。”

 

“嗯,如果有机会的话。”

 

然后似乎就没再说什么话,待手冢从自己的意识中反应过来,他和不二已经道过别,各自朝自己家去了。

 

手冢有些沉重地推开家门,不经意间抬头,却再次看到了那颗挂满了果子的苹果树。

 

然而此时的手冢已经不再是那个会轻易将惊愕表情挂在脸上的小少年了。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然后快步走进屋子里,果不其然看到长大后的不二再次坐在了桌子的对面。

 

“哟,手冢。”不二依然穿着秋装的毛衣,双手捧着冒热气的杯子,坐在桌前,笑眯眯地打量手冢,“手冢你,似乎长大了很多啊。”

 

手冢放下书包,沉默地坐在他对面。

 

不二观察他的神情,问道:“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我……”手冢艰难地开口,抚上了自己受伤的左臂,“最后没有能够成为一名网球运动员,对不对?”

 

不二一瞬间睁开了眼睛,看向他的左臂,随即苦笑道:“还是没能避免吗……”

 

深沉的惶恐和不安席卷了手冢。

“不要担心,会没事的。”不二却接着说道,“手冢你可不是会因为伤痛就放弃网球的人啊,呐?”

 

手冢抿唇:“不会。”

 

但不二还是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不安。

 

“嘛,好吧。”不二探身摸过放在一边地上的手机,“原本出于怕影响到你的考虑,不打算带你到我们这个世界去的。但是现在,手冢,你愿意陪我去看一场网球赛吗?”

 

 

不二将略长的棕色发丝整体地束在脑后,露出了额头,戴上黑色的框架眼镜,脖子上挂着相机,信步走在前面。整体看起来与平常反差很大。

 

而手冢则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戴着帽子和口罩,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街道上往来的车辆和行人。

 

一切都变化巨大,不论是街道设施还是流行趋势。手冢要很用心才能将周边出现的一切物品与自己那个世界的东西对应起来。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整条街道、所有商场的电子屏都在飘扬的蓝白色的广告牌——“网坛常青树手冢国光慈善表演赛”——而占据广告牌极大篇幅的,似乎正是长大后的自己。

 

按照年代推算的话,差不多该有三十五岁了,但画面上的人看起来依然颇为年轻,依然不苟言笑。手冢敢肯定这就是长大后的自己,但走在前面的不二似乎并没有要解释一下的打算。

 

一直到了比赛举办的场馆,他们似乎来得有些晚了,场馆里已经坐满了观众。

 

不二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嘱咐他道:“呐,手冢。一会儿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口罩和帽子拿下来哦,没有必要最好不要开口说话,我们要——悄悄地。”

 

手冢一瞬间有些恍惚,回想起了一年级时,不二向他约战,也是像这样弯着湛蓝的笑眼,恳求道:“不告诉前辈他们,我们悄悄地。”

 

“嗯。”手冢点头,不二便接着向前走。

 

不二好像一点都没变,但是又仿佛变了很多。

 

 

“诶????!不二??!”视力极佳的菊丸一下就发现了他们,站了起来激动道,“你怎么会来啊!!!”

 

而在他身后的各位更是满座皆惊。

 

“你早知道不二会来?”忍足偏头问坐在他旁边一点都不惊讶的迹部。

 

“当然!”迹部潇洒地打了个响指,“能在最后关头弄到票的除了作为赞助商的本大爷还能有谁啊?”

 

忍足笑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不二为什么会来?”

 

迹部语结,言不由衷道:“说不定是来看幸村比赛的,他和越前的关系也不错。”

 

总不可能是为了手冢而来吧,毕竟不二也有十多年都没有看过手冢的比赛了。

 

这件事被列为朋友圈十大未解之谜之首,每个人都抓心挠肝地想知道为什么,但是谁都没敢问。或许有人问过,但并未得到答案。或许有人知道答案,但并未公之于众。

 

而不二则笑眯眯地回答菊丸的问题:“毕竟是精市退役后难得的表演赛,不来看一看有点遗憾呐。”

 

而站在他身后的手冢则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在座的几乎全是熟悉的人,细细观察一番,还能将他们和自己认识的那群人对上号。手冢有点明白为什么不二要让自己全副武装。

 

但看众人的神情,似乎不二出现在这里很不应该似的。还有不二解释的理由……

 

“哦?周助你这么给面子,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呢。”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从容的、带着独特质感的声音。

 

手冢回头,看见一个蓝紫色卷发的青年男子正披着运动服的外套走过来,容貌堪称俊美。他一出现,周围的观众俱是一阵骚动。

 

似乎是立海大的部长,幸村精市。

 

不二却依然淡定,搂过手冢的肩膀,笑着道:“其实是我侄子。越前是他的偶像,所以非闹着要来看不行。”

 

手冢一动不动地任他搂着,充当一根面无表情的立柱。

 

不过,越前是哪位啊?

 

幸村上下打量了一下手冢,笑道:“哦,你侄子。不过我记得裕太家的孩子也才……这么高吧,你哪来这么大的侄子?”

 

手冢听见他隔壁的不二几乎要把一口银牙咬碎,摩擦着后槽牙道:“表——的。”

 

幸村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好在就在这时,观众席发出一阵欢呼。手冢向场中望去,才发现原来是选手进场了。

 

有两个人一人一边地相互喂球热身,一边是一个戴着鸭舌帽、身材高瘦挺拔的青年,另一边——则是长大后的自己。

 

大约是比赛马上就要开始的缘故,那个幸村暂时放过了不二。不过他们三个并排坐在一起。手冢感觉自己身边的不二如坐针毡。

 

然而随着场边大屏幕展示、介绍双方选手,手冢无法再维持平静。

 

毕竟场上站着的是虽然时年三十五岁,却在时隔三年后,再次战胜所有对手,获得大满贯的手冢国光,以及另外一位履历丰富、奖杯的有力竞争者,越前龙马。

 

比赛一开打手冢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场中。他面色没有波动,却紧紧地攥着手指。这几乎是一场四大公开赛决赛水准的比赛,更遑论其中一位还是未来的自己。

 

那的确是自己没错,许多招式都还能找到原型,但是要强上许多——或者说是脱胎换骨。场上的人展示着完美无缺的技术,和令人震撼的精神。

 

直到比赛的间隙,广播里说起了他的伤病,手冢才猛然领会了不二带他到这里来的意图。

 

他抚上隐隐作痛的左臂,看向坐在他身边的不二,却发现不二正用他湛蓝的眼睛,全神贯注地、充满怀恋地望着场中。

 

他视线的尽头,正是未来的那个自己。

 

手冢心中产生了巨大的违和感,不能明白不二为什么会以这样有些陌生的、怀念的目光看着他,就仿佛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似的。还有周围人的态度,就仿佛不二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情。

 

但还未等他深究,场上的比赛又开始了。

 

 

比赛结束,双方握手,场内的观众一片欢呼。场上开始播放快节奏的音乐,大屏幕时不时切到观众席的画面。

 

“还不赖嘛,部长。”越前一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一边走上前来。

 

“任何时候都要全力以赴,越前。”手冢却依然不苟言笑。

 

“切。”越前刚想继续说点什么,视线却不经意间扫到大屏幕,登时瞪大了一双猫眼。

 

“怎么了?”手冢也抬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是——”越前惊讶道,“不二前辈?”

 

手冢瞬间神情剧变。

 

 

不二匆匆地站了起来,拽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少年手冢就要往外走。

 

“怎么,你还真是来看越前比赛的?”幸村伸腿挡住他的去路,调侃道。

 

不二神情狼狈,道:“我现在有事,回头再跟你说。”

 

幸村看了看老友的神情,没有再说什么,将去路让开。

 

不二便在满座惊异的目光中带着手冢走了,甚至还激动地打了一辆出租车。

 

手冢从观看比赛的巨大冲击中反应过来,才发现身边的人的不正常。联系今天发生的种种,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你和我……未来的我……”

 

“什么都不要问。”不二低着头,整个人明明白白地写着低气压。

 

手冢只好什么话都不说。

 

接下来便是一路沉默。一直到了家中,不二也一言不发地就进了卧室。

 

手冢坐在桌前,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今天发生的一切。然而不二什么都不说,他自然也什么都想不明白。

 

正在思虑之际,却突然听到外面的门铃响。手冢抬头,站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打开房间门的瞬间,院中突发剧变。两个世界连接处的景物一点点交替,手冢无能为力地看着它们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未来的那半边再次消失,响的不是这个世界的门铃。

 

PS:果然完结什么的都是痴心妄想,我们明天再见吧【手动微笑】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