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04【TF/SY/OA】

04 齿轮开始转动


“弦一郎君也没有找到可以一起驾驶机甲的伙伴吗?”

“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和我搭档呢?”

“我叫幸村精市。”

幸村被安置在自己卧室的单人床上,他面色潮红,汗水湿透了鬓发,脖颈上裹着一层层刺目的纱布。他的身体有着不同寻常的热度,时有时无地散发着一股幽香——那是滴水成冰的冬日里,寒风吹过的时候,带过的不知从何处而来、清冷又幽远的花香。

“这就是幸村的信息素的味道。”入江奏多向不二与迹部两个人解释道。此时他正穿着柔软的睡衣和毛绒绒的拖鞋,坐在幸村房间的单人沙发上,而不二和迹部则站在幸村的床尾,神色不定地看着幸村。此时正在床边照顾幸村的,是三津谷亚玖斗。神色冷寂地靠着墙站在门边的,是德川和也。

说起来,真是久违的三个人。入江奏多、三津谷亚玖斗和德川和也三人是不二他们在U-17时的前辈,都是实力十分强悍的存在,在青年军时战绩卓然,是任何人都不敢小觑的人物。不二还以为他们顺利地进入了第一军校,没想到却在这种地方看到他们。

“精市他……会有严重的后果吗?”不二担忧地问。

幸村的惨叫将他从梦中惊醒,在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冲到了幸村的房门前,却发现他反锁了门。

与迹部两人将门撞开,在卫生间里找到了疼得蜷缩在地上发抖的幸村。他的后颈有一处极深的伤口,血流如注,像一只被箭射中美丽的脖颈,然后濒死的天鹅。

不二一下慌了神,明明知道不能任由幸村躺在这里,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应该做些什么。

“喂,不二,清醒一点!”迹部在他耳边喝道,“站在这里看着他,不要动。有人在敲门,我先去开门。”

迹部打开门,看见201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而为首的却是很久未见的入江,跟在他身后的是三津谷和德川。

见终于有人开了门,三津谷转头对站在他身边的柳道:“莲二,我向你保证,你们部长不会有事的。但是抱歉,现在不能放你们进去。”

柳思考了片刻,回应道:“亚玖斗哥哥,拜托了。”然后就带着立海大的另外两人率先走了。其他人见此,也都纷纷散去。

“到底是什么情况?”三人一进门就对幸村进行了有条不紊的救治,不二和迹部一头雾水地站在旁边看着,完全没有插得上手的地方。如今幸村安定地躺下了,迹部终于有机会开口发问。

“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入江的神情严肃起来,“幸村他,可能再也不……”

不二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而迹部则仍然一脸淡然,毕竟他和这位入江前辈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骗你的!”入江果然马上恢复了一副嬉笑的神情,“怎么样?我的演技~”

不二不禁松了一口气,迹部则是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虽然现在看起来伤口有点恐怖,恢复期可能也会遇到点小麻烦,但是恢复以后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温柔的三津谷解释道。

“没错没错,这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吗?”入江嬉笑着指向德川,“对于照顾这种伤,我和三津谷可是得心应手啊!”

不二和迹部把视线转向德川,德川撇过头去。

“说起来,能做出这种傻事的傻孩子居然连着两年见了两个,啧啧啧。”入江感叹道:“这个世界真奇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先回去了。”德川似乎实在不想继续被入江意有所指地调侃,匆忙告罪一声便上楼去了。

看到德川出门,三津谷柔和地开始讲述:“大约是一年前,德川刚刚来到希望星的时候,因为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所以也做出了类似的事情……认为破坏腺体就可以脱离Omega的身份……说起来,这两个孩子真是相似。”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当时我们真的是被吓坏了,又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告知这里的管理人员知道……因为腺体受了伤,在愈合的过程中,会散发信息素。散发信息素是生理已经成熟的预兆。如果被察觉的话,就不能继续待在希望星,而是要被分配给一个Alpha。当时的德川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安排的。所以入江前辈和我决定隐瞒,并且自己帮德川治疗。好在,最后我们的方法奏效了。”

“说起来,都怪平等院。”入江一手支贻,窝在沙发上,“想必你们也记得吧,他和德川一向很不对盘。当时已经在军中的他不知道是怎么知道德川到了这里的,特意跑到希望星来,不知道跟德川说了什么,结果当天晚上回来德川就像这样自残了,真是傻孩子。”

不二和迹部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早上的时候真田来找幸村的事情。

“啊,说起来,今天早上好像也听到了类似的广播吧。”入江道,“那个叫真田弦一郎的小子。”

“这个,”三津谷拿出一个药瓶,“是在通用的抑制剂的基础上研制的,发热期的时候用很有效哦~”又拿出一支喷雾,“这个是掩盖信息素的抑制剂,不过在幸村君伤口愈合之前最好不要用太多。其实,呆在房间里不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信息素会互相影响。为了避免住在这里的Omega们集体进入发热期,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这里的房间都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隔离信息素的。”入江解释道,“所以不想让人发现的话,就不要出门。”

“互相影响?!”迹部如遭雷劈,立马退出房门三步远,“你是说可能……本大爷也会……”

“放轻松,放轻松。”入江摊手,“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嘛!再说,不是已经给了你们抑制剂了吗?”

不二猛然睁眼,看着面前的两人,道:“也就是说,前辈你们已经……”

“没错。”三津谷温柔地点头,“我们没有办法就这样坐以待毙。起先是入江前辈从这里的医院弄到了通用的抑制剂,恰好我对这方面还有点自信,所以就在此基础上改造了一下。就这样,我们才能平安无事地在这里待下去。”

“不过长久如此也不是办法。”入江扶了一下眼睛,镜片开始反光,“好在我已经等来了我要等的人。让我看看,神之子幸村精市,冰之帝王迹部景吾,还有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天才不二。哼,今年正是好时候呢。”

“啊嗯?这么说你已经有了什么计划吗?”迹部仍然站在门边。

“计划?”入江微笑,“不是正在进行吗?”

 

然而这里发生的一切幸村却浑然不知。他只是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热,不停地流汗,身上的伤口很痛。就仿佛是当初,和真田被敌人围困在荒星的山洞中,两人被迫待在能源快要耗尽、无法进行空气循环的机甲里的那种感觉。

那是他首次以青年军的身份参与到真实的战场,结果却遇到了穷途末路。而在他身边的,正是从小陪伴他长大的伙伴真田。

敌方似乎对他们做过一些调查,用绝对防守的计划来封印他和真田的攻击,无论是自己的Yips还是真田的黑龙二重斩,都无法发挥作用。

要把有限的能源用在最后的攻击上,于是两人只好尽量关闭了其他功能来减少能耗。平日里十分宽敞的操作台在那时却显得如此逼仄,两人汗流浃背,呼吸相闻,鼻端是彼此的味道。

真田已经开始烦躁,幸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集中注意力。

“这似乎不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窘境吧,弦一郎君。”片刻后,幸村开口。

真田浑身一震,似乎被久违的称呼勾起了回忆。他们四岁那年,初次相识的时候,因为年纪太小,所以没有其他孩子愿意与他们搭档。是幸村向他发出了搭档的邀约,两个人也曾面临这样的死局,然后在绝境之中创造了“其徐如林”的防守招数,打赢了比他们年长很多的对手。

那是他们彼此人生中的首次胜利。

思及此,山洞中的两人转换路线,用其徐如林进行了严密的防守,然后在敌方按耐不住,露出破绽时,一举反败为胜,逃离了困境。

“弦一郎君……”躺在床上的幸村无意识地呢喃,眼泪顺着脸颊滑下。那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真田啊,幸村的脑海中一幕幕地闪现早上在会客室里的画面。自己却对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明明知道不是他的错,自己也明明不是那种乱发脾气的人,却总是朝着真田乱发脾气,说出那种伤人的话。不论是国中时期生病的时候,还是现在,仿佛认准了真田永远不会舍他而去。

所以只有在真田绝对不会知道的情况下,在自己意识不清的时候,幸村才会诚实地面对自己。他躺在床上,微不可闻地道:“真的很抱歉……”

 

由于迹部大爷无论如何也不肯待在幸村的房间,于是只好由不二来守护着幸村。他赤着脚窝在幸村的单人沙发上,耳边听着幸村的呢喃,无意识地盯着手中的通讯器。

界面上是来自手冢的消息,而且居然是通过社交软件发送过来的。

“真是少见呐,像手冢这么古板的人居然也会用社交软件~”

如果是从前的自己,一定会这样调侃吧。

仔细想一想,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调侃手冢。那是整个中学时期,自己乐此不疲的游戏。不过那个人好像不管怎么撩拨,都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

“不二,由于一直没有联系,所以很担心。军校马上就要开学了,本来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去见你一次,但是我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贸然前去。不二,人生有很多种选择,所以一定要继续不要大意地前行。”

真像是手冢会说的话呢。不过,自己和手冢是那种让他千里迢迢跑来探望的关系吗?

寂静的夜里,不二柔软的蜜色发丝散落在幸村的沙发上,湛蓝的眼睛里反射着窗外的灯光。他突然觉得这样的躲避很没意思,所以思索了一下,回复道:“真是抱歉呐,之前因为场合不方便,所以拒接了手冢的电话,之后也因为正忙着处理住宿的事宜,所以忘了回过去。怎么样,第一军校里很不错吧。我在这里环境也很好,有很多相熟的伙伴,所以不用担心。”

消息回了过去,不二的心情一下放松了很多。仿佛是假期里最不想做的一项作业,一直有意无意地忽视着,却还是挂在心头,不论干什么都在记挂。现在终于动笔写了,却发现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他就这样蜷缩在沙发上,却安稳地睡着了。

PS.今天也(状态神勇地)二更了,主要是因为感觉这段情节还没有完(再加上最近又很闲)。下章侑士和手冢上线!快戳我看下章吧!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