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04

前文: 0 1    0 2 0 3

不二走出房门,并排挤在短沙发上的毛利、丸井和切原三人立马齐刷刷地向他投来求救的目光。

一旁,手冢和迹部两人一人一边地坐在长沙发上。手冢双手环胸,脊背挺直;迹部将手肘架在沙发扶手上,支着额头,一脸谁也别惹本大爷的表情。这大概就是让三人如坐针毡的原因。

看到这幅场景,不二简直要笑出声来,一年未见的陌生感顷刻就消失不见了。

在诸人的注视之中,不二走到财前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小光,有空吗?”

门几乎立刻就被打开了,不论是来开门的财前还是房间里的白石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有事吗,不二桑。”一向性格清冷的财前难得流露出了“快说找我有事”之类的表情。

“啊,”不二微笑道,“想麻烦你帮我开一下忍足房间的门。”

“没问题。”财前从口袋里摸出自己自制的电笔,三两步走到忍足的房间门口,随意两下忍足的房门就应声而开。

“请吧,迹部。”不二笑眯眯地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谢了,不二。”迹部一手插兜,气势十足地踏进了忍足的房间。

不二又转头对切原道:“赤也,幸村叫你进去,他似乎有话要叮嘱。”

切原应声站了起来,飞速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丸井一看到这种情况,就知道不二和手冢大概是有事要谈,于是他拉起毛利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敷衍地丢下了一句“和毛利前辈有话要说”,丝毫不顾毛利“我们哪里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抗议。

完成任务的财前没有办法,只好认命地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了房门。

 

空荡荡的客厅里只剩下手冢和不二两个人。

不二走到客厅中央,坐在了手冢旁边的短沙发上,微笑道:“手冢,好久不见。”

“不二,你不该瞒我的。”手冢没有与他寒暄,而是单刀直入道。

不二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苦笑:“我也没有办法,这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

“不,听我说,”手冢严肃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并不是在怪你。觉醒为变种人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错,你不必为此介怀。”

不二怔然,睁开蓝色的眼睛看着手冢,似乎不敢相信手冢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二,有些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说清楚。”手冢一脸肃容,“这件事情远比你所知道的要复杂的多。”

 

“你有什么好躲的,啊嗯?”迹部随意地坐在忍足的床上,左右打量了一番忍足的房间,“被始乱终弃的是本大爷吧。”

忍足站在床头柜旁,借着低头听训的姿势悄悄地在背后将床头柜上放着的相框倒扣在那里,一边应道:“什么始乱终弃啊,小景,我这不是逼不得已嘛。”

“哼,逼不得已。”迹部道,“你是变种人这件事居然要我从别人口中得知?忍足,你是不是应该给本大爷一个说法。”

闻言,忍足难得地没有再说话。

“听说你的异能是什么,催眠?”迹部抬眼看他,似乎这才注意到他的刺青,“过来,让本大爷看一眼。”

“什么?”忍足乐得转换话题,勾起嘴角靠近迹部。

迹部站起来,伸手拨开他的头发,嘲笑道:“这是什么鬼图案啊,真是不华丽。”

“别这样说,我会很伤心的。”忍足顺势抱住迹部,将下巴架在了他的肩膀上,“喂,小景,我都毁容了,你会不会不爱我了。”

“你在开玩笑吗?”迹部嗤笑道,“本大爷什么时候爱过你?”

忍足自然知道他在说笑,却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那就好。不然我还要担心,我永远被关在这里的话,你该怎么办呢。”

“哼,放心好了,本大爷怎么可能让你被永远关在这里。”迹部道。

忍足抱着他,笑容却渐渐消失:“小景,能听到你这么说,我真是太幸福了。”

“这就幸福了?你对幸福的要求未免也太低了点吧。”迹部依旧对忍足时不时发作的少女心不以为然。

“那,不如你再说点好听的吧。”忍足紧紧地抱住他,“假如,我是说假如,我真的要永远被关在这里,你会一直爱我吗?”

“怎么会有这种假如。”迹部却还是敷衍他道,“大概会吧,毕竟世界上像你这样令人讨厌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忍足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笑起来:“能听到你这么说,就已经足够了。”

他放开了迹部,转身拿起放在一边的小提琴:“好久没给你拉过琴了,没有我的琴声伴你入眠,会不会感到有点寂寞?”

“哼,你未免把你自己想得太重要了。”迹部顺势躺倒在忍足的床上,靠着他的那一堆枕头闭上了眼睛。

忍足最后看了安宁地躺在那里的迹部一眼,也闭上眼睛,架起了琴弓。

 

不二听到从忍足房间里传来的琴声,不由得愣了一下,自语道:“是忍足在拉小提琴……”

“怎么了吗?”手冢也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去。

“不,”不二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

“你好好地待在这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手冢认真地叮嘱道。

不二捂住额头,哭笑不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的。”

“我并非劝你认命的意思。”手冢道,“我要你好好地保全自己,不要无谓的反抗,剩下的事都由我来做。”

这可是真正的出乎意料了。不二愣然道:“你要……”

话还没有说完,却被忍足房间里突如其来的巨响打断。

 

迹部将忍足的小提琴狠狠地砸在床头的柜子上,倒扣在柜子上的相框被连累得掉落在地,玻璃碎成一片,下面是已经看不真切的他们两人的合影。

“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就如你所愿。”迹部狠厉又冷傲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直说就好了,没有必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本大爷。”

忍足依然闭着眼睛靠在墙边,没有解释也没有再说话。

迹部没有再回头,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显然所有人都被这不和谐的巨响给惊扰到了,不仅是白石和橘,就连幸村都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幸村问道。

“没什么。”迹部道,“事情完了吗?”

“哦,没什么事了。”幸村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斗篷,“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

众人一一出来道别,不二疑惑地看了手冢一眼,手冢却没有再说什么。

幸村嘱咐了丸井两句,又对不二说了声“安心”,便跟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余下众人看着重新变得空荡荡的客厅,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毛利和丸井重新坐回自己的长沙发,财前和深司一人一边地坐在短沙发上,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唯独切原心事全无一般,坐在丸井旁边,就连近日以来的阴霾都不见了踪影。

不二先走到忍足的房间门口,看见忍足正在收拾残局,便什么也没说,帮他关上了房门。

财前算了算时间,觉得众人应该已经走出去了,便重新关掉了干扰装置的开关,走廊的门又一扇扇地闭合,监控也开始正常运转。

第二天下午,他们送走了切原,直到晚上切原都没有再回来。于是众人便知道,切原不必属于这里。

到了第三天,变种人的牢房便回到了从前的样子,没有小提琴的声音,没有需要挂心的后辈,没有可以干扰电路的天才装置,没有漏夜来访的友人。

“唉,可惜我都没能和小部长说上一句话呢。”

若不是毛利前辈这样说,这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预告:下章就要写监狱之外的事啦。

 

 



评论(4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