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50

前文: 4 9

看着迹部他们的巴士进了校门,不二笑道:“又平安地度过了一天。只剩下高中生前辈们和白石他们还没有回来了。”

“是啊。”乾推了推眼镜,“不过,今天四天宝寺的队伍已经比平常晚了四十分钟左右。”

他们约定好了无论什么情况,到了五点钟就开始返程。

“或许是在路上耽搁了,或许救到了很多人,都有可能。”不二一抬眼,却看到走在迹部旁边的不动峰众人。

“橘!”他惊喜地站了起来。在一旁看书的手冢也抬起了头。

“手冢,不二。”橘满脸皆是爽朗的笑容,“好久不见了!”

“是啊。不过,你们又是怎么碰到一起的呢?”不二问道。

“哈哈,大约是我们目的相同。”橘道。

“根据橘所说,他们那边还有很多存活的民众,我们或许应该把搜救范围扩展到那边去。”迹部在一旁道。

“也请让我们加入你们。”橘道。

“这是当然的。”手冢道,“等晚上我们再详细商议吧。”

“不,我们今晚不能留在这里……”橘正要说,却又见一辆巴士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众人也顾不上谈话,忙朝那辆巴士跑了过去。就连墙头上的仁王和柳生都围了过来。

车上吵吵嚷嚷的乱成一片,被救援的民众先下了车,惊魂未定,接着是一氏和小春,两人皆紧紧咬牙,神情严肃。君岛坐在驾驶位上未动,隔着窗户问道:“老大他们回来了吗?”

“没有。”手冢道。

君岛沉默地推了推眼镜,道:“那你去挑几个人上来,只给你两分钟时间。我们在途中遭遇了变异丧尸。”

他顿了顿,补充道:“两个。”

周围人均神情剧变,唯有不动峰的众人不明就里。

“乾,你留在这里和一氏他们把民众安顿好。木手,你去通知幸村和真田,告诉他们直接上车。不二和我去取枪械。迹部,你把不动峰的各位安排一下。我们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手冢神情冷肃到近乎严厉,发布完命令便片刻不停地向用作仓库的房间走去。

“桦地,你把不动峰的人送回家去。宍户和凤,你们和桦地一起去,快去快回。”迹部道,又转身对橘道:“现在发生了一点意外情况,我们的事回头再谈。我现在让桦地把你们送回去,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就会再见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橘道,“或许我们可以帮忙。”

“并非是不想让你们帮忙,橘。”迹部认真道,“但是此事非同一般,你们不了解情况,贸然加入对谁都没有好处。”

虽然迹部的话说的不客气,却的确是实情。

橘沉吟了一下,回头道:“深司,你带着他们回去,但我必须得跟着去。”

迹部皱起了眉。

“看来你们是遇到了险情,若非如此,不可能如此着急。”橘道,“四天宝寺只有两个人在这里,那么其他人必然是在那里。我许久没见过千岁了,不亲眼确认他活着,怎么能安心?”

迹部沉吟片刻,没有继续说出反对的话。

“哥哥……”杏担忧地拉住了橘的衣角。

“没关系的。”橘安抚道,又对神尾道:“把杏安全送回家,就拜托你了。”

“是!部长!”神尾将杏拉了回来。

木手走到一半便看到匆匆赶来的幸村和真田,三人边走边说清楚了情况,待他们赶到车前时,手冢和不二也已经到了,君岛立马发动了车子,巴士一刻没停地又开了出去。

二楼之上,充当医务室的房间内,隔着窗户向外查看情况的忍足看着车开走,才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却也不得不再一次提心吊胆起来。

而在每一个不能亲眼看着迹部安全地待在身边的日子里,这种提心吊胆都不知道已经发生过多少次。

“喂,侑士,”正在架子旁边给药品计数的谦也道,“白石他们还没有回来吗?现在都已经快要六点钟了。”

“是啊是啊,没有回来,也许是在路上耽搁了。”忍足道,“好好数你的数吧,不要一会儿又数忘了。”

从四天宝寺的巴士风风火火地闯进校园的那一刻起,忍足便敏锐地打发谦也去墙角数药。看着一氏和小春下车,迹部他们上车,车子又重新开走,忍足无数次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

“谦也,你先待在这里,我去帮你看看情况。”忍足道。

“切,去见迹部就直说,骗谁啊?”谦也道,“从窗户我也能看得到情况。”

“好吧好吧,算你说得对。”忍足若无其事一般走出了房间。

只是这一次谦也却猜错了,忍足还真的是去帮他看情况的。总要先从一氏和小春口中问清楚白石为什么没回来,到底是暂时没回来呢,还是回不来了呢,无论如何,在告诉谦也之前,自己总要有个心理准备。

忍足走过长长的走廊和楼梯,心里如是想道。

 

巴士上,手冢边将枪械弹药分发了出去,边听君岛说情况。

“虽然没有三津谷那样严谨的数据,但是我认为那种变异丧尸或许是专挑人员密集的地方下手的。”君岛道,“想想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也是在静止的、坐满了人的公交车上。当时我们的车子停在路边,正准备在最后一户人家上车之后返程,它们却突然出现在了车子附近,在想要悄悄靠近的时候被发现了。若是被它们上了车,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你们的四个人下车引开了它们,我除了先把车子开回去之外,别无选择,实在是抱歉。”

“不,没关系,您所做的是最正确的选择。”手冢道。

“白石的枪法虽然不能说是很好,却也还算不错。”不二似是在陈述事实,又像是在安抚自己。

“是的,他私下里也向我讨教很多。”幸村道,“空闲时间全在练习举枪,实战中的每一颗子弹都没有浪费过,那个男人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不完美。”

“他们学校那个后辈也是个天才,不论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不二接着道,“他们都好好地拿着枪,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迹部、真田、手冢和木手皆沉默着。显然他们不是擅长自我安慰的人,又不想打断不二和幸村的自我安慰。新加入的橘负责接着他们的话往下聊:“千岁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干掉的人。”

听到“被干掉”三个字,车厢里突然静默了起来。

 

而此时,被念叨的白石和财前正躲在一家烘焙坊的后厨。

“怎么躲到这里来了。”财前隔着小小的点餐窗口向外张望,看着门外熟悉的落地窗和卡座。

“嗯?小光来过这里吗?”白石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休息。

“是啊,之前……来过。”财前简略道,没有解释是上次被委派和谦也一组从青学逃到山吹时曾迷路到这里,至于他还算是救了谦也一命的事就更不必说了。

他只是道:“这里距离我们下车的地方已经十万八千里了,就算他们回头来救我们,估计也找不到。”

“有那么远吗?”白石道,“先前只顾着把它们引开,后来就只顾着逃跑,没想到居然已经跑了这么远了。”

“啊。不过也没关系,只要逃脱了就好了。”财前道,“这里很安全,又有很多剩余的面粉和糖,总不至于会饿死。不过话说回来,部长?你的家政课成绩怎么样?”

“呃,那个……”

接下来他们谁也不说话了。因为在他们之中,非常擅长料理的那个人是谦也。

“小光……”白石开口道。

“我不想讨论那个话题,部长。”财前道。

“但是,再这样下去,就算是神经大条的谦也,也会发现你在躲避他的。”白石无奈道。

“只要有你在他身边,他就不会发现的。”财前既像是在陈述事实又像是在嘲讽自己。

“但是……”

“我能怎么办呢?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离他远一点。”财前道,“就算我每天都围着他转,他也不会更开心。但是这样的话我却会感到伤心。而我伤心或者不伤心,他根本不会发现。所以,我要离他远一点。”

白石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小光……”白石似乎想说什么,却突然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

他站了起来,道:“是哪里来的声音?”

 

而相比起白石和财前,银和千岁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至今仍未找到一个藏身的好地方,更别说正面扛的结果。银把网球拍都打断了两支,也没能干掉那个变异丧尸。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一共就只有两支球拍。

而提起枪法,则又是另外一笔烂账了。对于银和千岁这一对搭档来说,枪除了让他们互相伤害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作用。

不,也不能说是毫无作用。起码枪声不仅吸引来了其他的丧尸,也吸引来了他们的同伴。

红黑相间的巴士疾驰而来,幸村和真田一左一右地将身体探出窗外,密集的子弹打得那变异丧尸连连后退,但却始终没能打中要害。

幸村的眉毛皱了起来:“前辈,是否可以在前面停车?”

“可以,不过你们自己要小心一点。”君岛道,“现在救人要紧,它跑了就不要去追了。”

幸村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有,总之是没回应。车还没停稳,初中生们便一个没剩地跳下了车。

就连一贯深沉的君岛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太好了!”千岁看到车的瞬间便预测到今日并不是自己的死期,却没预测到会看见多日未见的老友,“桔平?你怎么在这里?”

“阿弥陀佛。”银也念了句佛号,“施主,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吧?”

那变异丧尸在众人的围攻之下终于毙命,橘蹲在地上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才跟着众人的脚步回到了车上。巴士重新发动,开始沿着银和千岁所说的白石二人可能走的路线进行寻找。

橘此时方皱眉道:“那便是变异丧尸?我在这之前从来没见过。的确是比普通丧尸要厉害许多。”

“从来没见过吗?”不二边往思索道,“我们在这边可是遇到过好几只了呢。”

“而且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密集。”幸村道,“这是莲二告诉我的。他说,从我们遇见第一个变异丧尸开始算起,假如那是世界上第一只变异丧尸,那么接下来按照密度和频率来计算,变异丧尸的数目几乎是按照斐波那契数列的规律在增长,大兔子生小兔子,大树杈长小树杈什么的……”

“也就是说,”不二道,“被变异丧尸咬到的人会有一定的几率变成变异丧尸?然后新的变异丧尸再传染出其他的变异丧尸?”

“差不多就是这样。”幸村道。

“那可就不妙了。”不二道。

“这样找要找到什么时候去?”迹部道,“前辈,这辆车上不是应该有广播的吗?不如打开广播,要是白石他们听见了,或许会给我们一点提示。”

于是君岛便打开了广播。说是广播,其实是录了音的喇叭,大意是说这里是山吹小学搜救队,问是否有人需要援助。

但是车子漫无目的地转了半天也无果。

终于,从上帝视角来看,U17基地的巴士车来到了白石与财前藏身的烘焙坊附近。

“这条路……”不二叹气,“都快到我们上次迷路的那条街了,他们两个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躲到这里来吧?”

“喇叭都没电了。”迹部百无聊赖地玩着手中的喇叭。大家都有些泄气,又不敢去想什么不吉利的可能。

车子上一时之间再也没人说话,直到听到了几声零碎的枪声。

所有人瞬间坐直了身体。

“的确是我们上次去过的那条街!”不二果断道,“那里有一家烘焙坊,财前知道。或许他们躲在那里!”

 

再将视角转回白石与财前。

“哪里有声音?”虽然没听到什么声音,但是只要不再谈论之前的话题就好。于是财前也站了起来,跟着白石一起抬头往天花板上看。

“你没有听到吗?”白石向声源走去,“这里是一个……通风口!小光,快出去!它从上面进来了!”

白石一边反手向外推财前,一边拔出了枪,向着通风口内开了两枪。

但是似乎没打中它的要害。那只变异丧尸用爪子撕开了通风口处的百叶窗,垂直跳了下来。财前自然不可能先走,两人同时举枪射击,但那丧尸动作十分灵活,左右闪避,还知道跳到两人中间。两人顾及着对方,都不敢乱开枪。

“小光,你先把门打开,我们一起跑出去。”白石道,“这里不行!空间太小了!再这样下去谁也跑不了。”

财前观察了一下当前的局势,觉得白石说得对,于是飞快地转身去开门。

但那丧尸却看准财前转身的时机,上前攻击他。

却被白石以缠着绷带的左手紧紧地勒住了它的脖子。

变异丧尸岂是好对付的,想当日就连幸村都没能拉住它。白石却硬是咬牙坚持,一点声息都没有发出来。他一手勒着丧尸,另一手试图举枪瞄准它的太阳穴,却顾及着近在咫尺的财前不敢乱开枪,又被那丧尸不停地挣扎,因此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财前背对着他们开锁,越想冷静却越是慌乱。等他终于将锁打开,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却发现这半晌白石一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要那么容易就将变异丧尸干掉是不可能的,它不仅没有被白石制住,反而回过头来攻击白石。一直咬牙坚持的白石见财前回头,便喝道:“快走!”

见财前还是未动,他又喝道:“快走啊!你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开枪!”

财前不再耽误,转身出了门。白石终于松了一口气,松开早已脱力的胳膊,虽然眼前已花成一片,却还是朝着正向他扑过来的丧尸开了几枪。一人一丧尸从门口缠斗到灶台。

不多时,似乎是顾及白石手中的枪,那丧尸又丢下白石,朝门外窜了出去。

“喂!”白石赶忙跟在它身后,“我还在这里啊!你要去哪啊!”

还没追出门,却听到了门外一阵混乱的枪响。

白石心中一阵欣喜,此时开枪的,一定是援兵到了。

他赶快跑出门,却看见幸村、不二、迹部几人神色晦暗地站在门口。白石心中一惊,顺着他们的视线转过头去,却看见财前正靠在门口的墙边,就像他刚才那样,一只胳膊紧紧地扣住丧尸的脖子,另一只手似乎想举枪对准它的头。

而那丧尸也的确被贯穿了太阳穴,只不过不是被财前,而是被站在它身后的君岛。

君岛一手捂住那丧尸的嘴,一手举枪射穿了它的脑袋。

从丧尸扑向墙边的财前,到财前扣住它,再到君岛从身后捂住那丧尸的嘴,将它的头部射穿,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但是造成的结果却无法挽回。

君岛将那丧命的丧尸拖开,神色冷静地甩了甩手,然后捏住了掌心。

白石此时已无法思考,他颤抖着走向了财前,却看见财前的左肩膀处一片血肉模糊。

“小光,”他问道,“你怎么样?”

“大概会马上变成丧尸,”财前抬起头,眼中晦暗无光,“不要告诉谦也。”

 

“我们现在马上去山吹小学接忍足,然后回基地找千石。”幸村神色冰冷道。

不二将巴士的油门踩得风驰电掣,一路上磕碰无数也不管。

白石坐在最后面一排,旁边躺着苍白虚弱、不停流汗的财前。

木手看了看旁边神色平静的君岛。

一时之间再也没有说话。有上次的事作为前车之鉴,其实大家心里都没抱多少希望。

“不要再看我了,木手君。”君岛道,“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被远野君知道了,他大概会笑死我的。”

木手本来没打算理他,想了想却还是说:“不,他不会笑你的。不过,你若是死了,他大概是会哭的。”

然后成功地看到君岛变了脸色。

 

 

PS:很久之前许诺过这篇文不会再死人了。所以有任何疑问的话,请默念此句。今天看来是不能三更了,明天会接着更这一篇。这一章可是写了五千多字啊,也算是三更了吧

 


评论(3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