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平德】平等院行为准则

简介:平德短篇,来自大约一个月前的点梗, @Symphony 点梗的内容是“想看平德,u17背景,凰叔把德川打废了之后第二天又口嫌体正直地去医务室看望,德川全程冷漠+委屈,凰叔各种别扭求和好,最后强吻HE”

然后我去看了动漫的这一集,发现凰叔把德川打废的当天晚上德川就已经能够自如地走动了,两人相遇在球场,凰叔在看台上,德川在球场靠近看台的边缘,凰叔把从橘子哥那里拿过来的NO.4徽章扔给了德川(橘子哥把徽章还给凰叔的时候说的是“把它交给你觉得真正适合它的人”之类的)。

所以,为了写医务室的情节,就不得不对原作做出一些改变,大家不妨看作是AU。总体情节按点梗的方向来发展。

 

正文:

平等院凤凰为人处世三大准则:做好事绝不留名,做坏事绝不遮掩,有话绝不好好说。

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实在是难说。但既然他能始终如一地将这三条准则贯彻了十七年,想必好处多少还是有点的。不过这样做带来的诸多不便之处倒是不用想也知道。

但他最近的确有些烦恼,因为许多事情的发展方向都与他所希望的背道而驰。

比如,明明与德川多日未见,甚是想念,在回程的巴士上还想到说那个家伙或许有点长进了,结果一到基地就看到他居然和一个不认识的矮子在球场上你来我往、打得兴致盎然。划重点:晚上,单独。

平等院非常生气,但本能告诉他德川是轻易揍不得的,所以只好给了那矮子一光球。谁想到,德川竟然挺身而出,帮那矮子挡了那一光球!

平等院的心虽然在滴血,但是这个血滴在心头火上便成了火上浇油。他于是更加生气,甚至忘了德川轻易揍不得这一回事,时隔多日两人再次在球场上交锋,谁也没有手下留情。

最终当然是平等院胜出,却也再一次将他彻底放在了德川的对立面。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德川有家人、朋友、前辈、后辈,但他说自己是他死也要打倒的人,那么勉强也算有些特别吧。

只是却也没什么好的。虽然德川说自己是他死也要打倒的人,却仍不及他的家人、朋友、前辈、后辈。

平等院不甘心于此。若是能不站在他的对立面,而是成为他身边除了家人、朋友、前辈、后辈之外的那个最特殊的第五类人,那么才算是得偿所愿。

 

他紧紧握着NO.4的徽章,走向医务室的方向,打算把它交给真正合适它的人,却恰好在电梯里遇见了鬼十次郎。

起先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后来还是鬼先开口:“你去看望德川吗?”

“不,越前龙雅走了,NO.4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我只是去把徽章给他。”平等院一边皱着眉,一边紧握着徽章,却还是道:“不过既然遇见了你,那就由你把徽章给他吧。”

他摊开手,于是徽章暂时成了两人视线的焦点。

“不,还是你自己去给他吧。”鬼道,“徽章本应该自己夺取,若是不能,退而求其次也该由你这个领头人来转交。”

平等院又让徽章在他摊开的掌心呆了一会儿,才重新捏紧手心,将手放进口袋里。

“等一会儿我去把入江带走。”鬼道。

“无所谓,反正我也是把徽章给了他就走。”平等院道。

但鬼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却是个难得的细心又周全的人。平等院在期望些什么,德川无法控制地在朝什么地方陷落,入江又做了些什么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看得一清二楚。

说实话,他并不认为入江的手段会奏效。入江虽然聪明,内心却过于纤细,对德川总有些保护过度,总是这样做或许会适得其反,不如还是交给德川自己来决定。

 

待鬼和入江走出医务室进了电梯,平等院才从转角处走出来。

他推门进了医务室,德川大概是以为鬼和入江去而复返,所以姿态随意地从被子中探出个头来,脸上还带着点熟稔的疑问和惊讶,却没想到来的居然是平等院。他快速地坐了起来,腰背挺直,身姿板正,收起了脸上的惊讶,重新恢复成面无表情。

平等院直接将徽章扔给了他,道:“越前龙雅走了,这个位置暂时由你来接替,不要浪费了机会。”说完便转身打算走了。

“我之前说你是我死也要打倒的人,但我发现我错了,”德川却在他身后道,“你,是我赌上性命也要超越的人。我要超越你,然后去赢取世界。”

在德川看不到的地方,平等院挑起嘴角笑了:“你总算有了点长进。”

他去拉门把手,门已经开了一半,却又觉得不甘心。他重新把门关上,转过身来,看到德川坚毅又倔强的神情中似乎还残留着一点未来得及收起的惊讶。

“德川,在你看来,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平等院抱着手臂,一脸倨傲地站在房间中央。

德川心里觉得很奇怪,又有一种莫名的忐忑,却一脸冷漠地看着平等院,表示和他没话聊,其实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屑于与我说话吗,精英?”平等院又像是在嘲讽他又像是在自嘲。

德川皱起了眉,或许是出于一贯的礼仪,也或许是单纯的不想听到平等院这样说,他干巴巴地解释道:“不是的。”

又思考了一下,才道:“你很厉害,很强。”

“哦?是吗?”平等院道,“那你喜欢强者吗?就像一般人都喜欢强者。”

“不,那应该称之为尊敬。”德川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这么说你尊敬我?”平等院又问道。

“……”这显然超越了德川的答题范围,“……不。”

“哼。”平等院嗤笑,“我知道我们一贯不对付,但我不会为此而道歉,你知道在球场上会发生什么。你不喜欢我,我早有预料,也无话可说。”

他这次真的下定决心要走人。

“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德川却又在背后说道。

平等院离开的动作不得不暂停,他转过身来:“那又是为什么?就连一个刚刚认识的后辈,你都能平等对待,和颜悦色地相处……”

“你难道又有平等地对待我吗?”德川面无表情道,“就连在国外随意捡到的队友,你都能交付信任,为什么就是不能也同样地对待我?”

平等院愕然,皱起眉头道:“我早就说过了,你虽然有实力,却过于……你的义理那一套拿到世界舞台上是不顶用的!如果你成长到足够成熟……”

“那你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德川道,“要做的不是凭着一时的意气拼着性命也要打倒你,而是要打倒世界,这种事情你难道不会好好地告诉我吗?”

理智又独立、沉默寡言又恪守礼仪的德川从来没有对谁说过这样的话,像是在示弱,又像是在发脾气。

“德川,我一向都是这样,为什么要对你特殊!你在期待什么?难道你在期待我像你那些前辈一样哄劝你、宠爱你吗?”平等院心里越发烦躁,却装作毫不在意,依旧居高临下、神情倨傲地嘲讽着他。

而德川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抬起眼睛,嘴唇紧抿,一脸倔强地注视着他。

平等院倨傲地上挑着的嘴角渐渐崩塌,他可以说着言不由衷的难听话,却见不得德川这样的神情。

他一步步地走到床边,德川却仍然未收回他的目光。

“你想要做什么,德川?”平等院再一次问道。

德川却依然什么都没说。

平等院只好单膝跪在床上,靠近他,然后将他扣向自己,偏头吻向他。

德川开始挣扎,平等院能感觉到他的嘴唇在微微颤抖,所以他轻易地扣住他的手,两人十指交握,德川也渐渐地回握他的手。

“我也很不想站在你的对立面,德川。”平等院抵住他的额头,“但是事情却总是变成那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德川依然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德川,显然他在这个时刻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好听话。他只是一边靠着墙,一边干巴巴地抓着平等院的手。

“但是我想我很喜欢你,以后我会尽量有话好好说。”平等院道,“站在我的身边吧。”

本来入江前辈说绝对不能相信平等院说的话的,但是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

看似冰冷实则温柔的德川再一次的心软了。

 

于是到了世界战的时候——

德川:下一次我要上场。

平等院:随便你。

想让平等院改变他的行为准则是不可能的,一生之中能有一次超水平发挥已是奇迹,至于下一次,大概是要用在求婚的时候吧。

 


评论(24)

热度(71)